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源劫

  看着龙奎的神色,陆隐脑中闪电划过,懂了,这是让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调查出有暗子也不要声张,不能破坏白龙族名声,而这些话,他不好直接说出来,所以才不厌其烦的提醒自己。

  “听懂了吗?”龙奎问道。

  陆隐道,“懂了”。

  “真懂了?”。

  “绝对懂了”陆隐道。

  龙奎点头,面色一松,这小子还不算太傻。

  有些话绝对不能说破,否则就落人口实,尤其关于寒门,关于暗子的事,毕竟关乎整个人类,不是每个老祖都像刘家老祖那样无赖的。

  一天后,攰已经完全飞入灰色山脉内,这里就是飞甲隘周边,半天前,他们遇到了飞甲军巡逻,对着龙奎遥遥行礼。

  正当攰正常朝着飞甲隘方向飞去的时候,龙奎厉喝,“停下”。

  攰顿住,两颗硕大的头颅突然看向南方,目光先是迷茫,随后却变成了恐惧。

  龙奎脸色凝重,“去看看”。

  攰改变方向,朝着南方而去。

  陆隐迷茫,“长老,怎么了?”。

  “有人在渡源劫”龙奎沉声道。

  陆隐目光一凛,源劫,好熟悉的名词,貌似听过,等等,源劫,源晶。

  “你知道源劫?”龙奎奇怪扫了眼陆隐问道。

  陆隐很老实道,“听过,却不太了解”。

  远方,天空忽然变了,虚空在扭曲,形成漩涡盘踞上方,如同一个巨大的怪物,发出阵阵轰鸣,整片虚空都在沸腾。

  陆隐瞳孔陡缩,体内星能不受控制的溢散,手指抖动,他无法掌控自己的力量了。

  “宇宙分为表象与真实,表象宇宙就是我们看到了这方星空,而真实宇宙,则更为纯粹,星使与启蒙境最大的不同在于突破了表象宇宙的束缚,触碰到了真实宇宙,真实宇宙拥有的能量名为星源,星能,就是由星源溢散而出,供人修炼”。

  “而达到星使程度,触碰真实宇宙,即修炼星源,真实宇宙星源并非无穷无尽,星使以身躯为壳,星源为气,将真实宇宙的星源接引入体内,形成星源气旋,修炼者接引一分真实宇宙的星源,真实宇宙便会少一分,为抢夺星源,真实宇宙会形成源劫,目的是破坏那份躯壳,也就是修炼者本身”。

  “这,就是源劫”龙奎淡淡解释。

  陆隐惊讶,还有这种事,体内形成星源气旋,星能只是星能溢散的能量吗?他想起当初与第六大陆星使级别的高手对战,对方直接将他的星能化解,对方使用的就是星源,所以他的星能毫无用处。

  而源劫,在陆隐看来也如同母树与下凡界那些怪物的关系。

  一方掠夺,一方破坏,相生相克,修炼者就如同母树,源劫,相当于那些怪物,目的都是一样,将一切返还给宇宙星空。

  如此看来,宇宙星空更像是一个良性循环的生命。

  说着,攰停了下来,远方的源劫已经成形。

  “不可以避开源劫吗?”陆隐问道。

  龙奎摇头,“避不开,唯有挡,源劫感应修炼者体内星源,星源越多,源劫越恐怖,如果有强者帮忙抵挡,源劫同样可以感受出来,威力相应增加,凡是处于源劫范围内的星源都会受到攻击,不管是谁”。

  陆隐看向远处,看到一个老者面目癫狂,仰天咆哮,四周隐约有不少人围观,却无人敢接近。

  “来啊,源劫,来啊,老夫必能渡过”老者怒吼,自凝空戒取出一件件武器,其中还有防御异宝安置在周边,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头顶,源劫搅动虚空,扭曲虚无,紧接着,一股气流自旋涡中心降临,狠狠轰向老者。

  老者脸色苍白,怒吼一声,磅礴的星能冲天而起,同时还有九纹战气烙印于掌中,配合星能一掌击出,这一掌威力极大,连陆隐都侧目,这个老者不是一般的启蒙境。

  虚空降临的气流与老者一掌击撞,天地轰鸣,紧接着,狂暴的气流扫荡四方,而老者,被直接压入地底,斑斑血渍洒落,这时,头顶旋涡扭曲,此次出现的不是气流,而是形成了如绳索一般的形态,直接抽向老者。

  “源劫形态各异,谁也不知道自己应对的源劫会是什么,不过有一点很确定,源劫出现的形态,必是曾经于星空出现过的形态,如同回放,也如同,重新降临”龙奎沉声道,每一个达到星使的高手都应对过源劫,那是无法抹去的灾难。

  诞生十个星使,那么被源劫抹去的,就可能有一百个。

  老者凝空戒爆碎,手中紧紧握住一枚如海螺一般的异宝,同时疯狂吞服丹药,妄图恢复。

  源劫内出现的绳索直接抽向老者,老者抬手,海螺飞出,发出一阵低沉的声响,推开虚空,轰击向上方,这个异宝赫然拥有超越五十万战力的程度,跟龙夕给陆隐的圈子差不多。

  绳索抽打在声浪中,逐渐将声浪分解,随后再度变换形态,形成一根长矛狠狠落下,直接洞穿老者身体,将老者插在地面上。

  哀嚎声传来,一个女子哭喊着跑向老者,应该是老者的孙女。

  老者身体被洞穿,已经活不了了,看着孙女跑来,苦涩,“爷爷纵横一生,却还是死在源劫之下,傻孩子,以后别修炼了,这条路,不通”,说完,身体竟被那根长矛分解,完全消散于天地间。

  那个女孩子跑来连自己爷爷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看到的只是空气,以及地上那些碎裂的凝空戒。

  龙奎摇头叹息,“按理说此人准备的已经足够充分,连星使程度的异宝都有,完全可以渡过,可惜此人体内星能澎湃,接引的星源超越一般人,那些准备保得住普通启蒙境,却保不住他,可惜”,说完,拍了拍攰背,攰转身,继续朝着飞甲隘而去。

  陆隐听了龙奎的话,整个人后背发凉。

  源劫会根据人体内星能多少来决定威力?这,这,这就不好了吧,不讲道理啊,他体内星能足足是普通修炼者的两百倍啊,那个老者体内星能都没他多,他还只是狩猎境,如果他突破启蒙境该有多少?濒临突破星使,该有多少?绝对远超这个老者,是他的两百倍左右。

  想一想比刚刚源劫威力增强两百倍的源劫,陆隐咽了咽口水,他感觉这个宇宙对他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有人在此地渡源劫,一定时间后,这片空间会形成大小不等的源晶,飞甲隘之所以有源晶,皆因为如此,而源晶,是助人突破下冲关和中指关的必备之物,所以飞甲隘的重要性,你应该懂了,此去飞甲隘,一定要谨慎行事”龙奎忍不住又提醒了一遍,可见对飞甲隘的重视。

  陆隐想的还是刚刚的渡源劫,一旦渡劫失败,人体就分散了。

  渡源劫,既是人抢夺真实宇宙的星源修炼,也是真实宇宙在抢夺人体内的星源,互相争夺。

  不久后,一座古朴的城市出现在陆隐眼中,那就是飞甲隘。

  攰在距离飞甲隘不足百里之外停止,前方被禁空,谁都不能例外,包括白龙族长老。

  龙奎淡淡道,“我只能送你到这,你要完成的毕竟是第十四门任务,我不方便插手”。

  陆隐道,“多谢长老”。

  “尽量拖延完成任务的时间,少祖会想办法让你回顶上界龙山”龙奎道。

  陆隐点了点头,一跃而下,降落在大地上。

  灰色的大地坚硬无比,陆隐踩了踩,居然堪比金属矿石,看来远古至今常年受到源劫侵蚀,这地方土地都变了。

  整个灰色大地外形如鼎,古人对于鼎有着异常的执着,凡与鼎挂钩的都非寻常之地。

  陆隐想起了九阳化鼎战技,想起来貌似很久很久没去过道源宗废墟了,对于那门被称之为无敌战技的九阳化鼎,他还是很在意的,可惜一直没时间。

  飞甲隘并非常人可以来的地方,放眼望去几乎都是修炼者。

  越接近飞甲隘,周围人越多。

  随着眼前视野开阔,陆隐看到了一座雄城,天上地下都是巡逻的飞甲军,城门口也有飞甲军镇守。

  尽管没有了符文道数,但陆隐对于星能的掌控力让他清晰感受到这座飞甲隘有着非同一般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他想到了原宝阵法。

  此地常年被争夺,任何执掌此地的势力都会布置极强的防护能力。

  步入飞甲隘,陆隐都不知道怎么寻找郭善,但他相信那个郭善肯定有办法找到他,如果两个人互相找不到导致任务失败,这就搞笑了。

  随便在一座酒楼上点了几个小菜,望着远处,以他的目光能看到飞甲隘外面很远,看到了不少修炼者在地底挖掘着什么,还有人拿着什么仪器类似的东西探测着,都在找劫晶吧!

  没多久,一个样貌寻常的中年男子接近陆隐,“小兄弟,可以坐这吗?”。

  陆隐转头看去,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看起来很和善,就是衣着有些简朴,不修边幅的样子,“请坐”。

  中年男子坐了下来,看着陆隐,笑道,“在下郭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