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移花宫开始 > 第二十三章:聚贤庄狗熊大会

  躺在床上不久就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江辰正睡得香,木婉清却推门进来。

  江辰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下木婉清,又重新合上。

  “都什么时候了,还睡呢。”

  “娘子,我昨晚上做贼很晚才回来的,你就不能让我睡到自然醒。”

  “你再睡就到吃午饭时间了。”

  “那不是更好可以省了一顿。”

  江辰就是不想起来,木婉清调皮来到床边坐下,用自己的头发挠他的鼻子。

  “好了,我起来还不行吗。”

  木婉清一脸得意。

  突然黄色的布包从江辰身上掉落。

  “这是什么?”

  木婉清捡起来。

  “这是少林绝学【易筋经】。”

  木婉清一脸好奇和兴趣,打开布包,看到一本秘籍,上面写着三个字【易筋经】,只是打开秘籍,里面都是梵文,根本看不懂。

  “这真的是【易筋经】吗,怎么都是梵文,这怎么看。”

  “你去拿盆水过来。”

  “你要洗脸吗。”

  “你拿来就是了。”

  木婉清出去拿水,很快进来,这时候阿朱也进来了。

  “你们在干嘛。”

  “江郎只叫我拿水,没说要干嘛。”

  当脸盆放到江辰面前,他把【易筋经】直接丢进水里。

  这一举动吓了两人一跳。

  “你干嘛把【易筋经】丟进水里。”

  当【易筋经】浸湿,江辰取出,打开秘籍,里面都了些之前没有的图案。

  “江郎为何会这样。”

  “这是用特殊的药水抒写的,遇水才能显现。”

  “江郎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

  “我阅览天下书籍,偶然在一本古籍看到的,我也不确定,只是试一下,没想到是真的。”

  “这才是真的【易筋经】吧。”

  “不是,这是天竺瑜伽【神足经】,之前你看到那些梵文才是【易筋经】。”

  这《神足经》全称叫《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是天竺一门极神异的瑜伽术,传自摩伽陀国,与《易筋经》并不相干,是天竺古修士所著,但却是用隐形草液所书绘,因此书画干后,即无迹可寻。后来天竺高僧见到该书,图字既隐,便以为是白纸书本,辗转带到中土,在其上用梵文抄录达摩祖师所创的《易筋经》,却无人知道其实是一书两经。

  “要是我们修炼上面的武功,会不会变得很厉害。”

  “如果你能练成自然很厉害,但是从这本经书放在少林,至今没有几个练成,其他都走火入魔。”

  “这武功这么难练吗。”

  “何止难练,简直是变态难练,没有足够的悟性,练这武功简直就是自杀。”

  “那算了,我还是不练了。”

  “我也不练了。”

  “江郎你也不要练,既然它这么危险。”

  “我不练,偷它干什么,你相公我是千年难遇的武学奇才,任何武功在我面前都能轻易学会,这【易筋经】虽然很难,但是给我点时间还是能勘破的。”

  江辰的话虽然听起来像大话,可是两个女生却觉得他说的是实话,以他的年纪,武功强到如此地步,如果天赋不好,能这么厉害吗。

  “那你修炼的时候要小心了。”

  “我会小心的,后面几天我要在这里全心修炼【神足经】,你们给我护工,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嗯。”

  吃完了饭,江辰就走进房间,盘坐在床上开始领悟“神足经”。

  玄慈大师曾经提到过,天竺的武学以心意催发为主,因此,和中原的绝学有着触类旁通之妙。

  【神足经本是练功时化解外来魔头的一门妙法】,乃天竺国古代高人所创的瑜伽秘术。

  神足经可以兼容天下各大流派的内功,更是可以化解修行过程中的心魔,堪称最强辅助心法。

  【神足经】并不像【易筋经】需要领悟高深的佛法,它的修炼门槛很低。

  易筋经跟七十二绝技不同,它是以佛门中精深奥妙的佛法作为根基创作而出。因此,那些佛法修为不够高明,没有做到“无我相,无人相”的僧人,都不能踏入易筋经的真正门槛。

  而【神足经】只要按照图形修炼,以内力引导,就可以修炼。

  而游坦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成为天龙四绝之下第一人,是因为冰蚕和【神足经】的功劳。

  江辰已经对【神足经】足够了解了,于是按照图形摆弄姿势,这身体柔韧性不好的,修炼【神足经】很痛苦。

  所以修炼瑜伽大部分都是女生,就因为她们柔韧性好。

  原著中游坦之并没有学全【神足经】,所以导致寒毒入而不出,如果他学全了,体内的寒毒早就化解了。

  【神足经】会使得内力修炼很快,而冰蚕并不能增加内力,只是给内力增加阴劲。

  此时江辰身体摆出诡异的姿势,这些姿势普通人根本做不出来,而江辰却像一条柔软的蛇,身体柔软灵活。

  姿势已经做成,江辰按照上面的修炼口诀行功。

  体内的北冥真气快速运行,北冥真气增长速度很快,真气增长速度是平时主动修炼的五倍,让人惊喜的事是北冥真气不断被提纯,内力更加的精纯。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江辰感觉心里越来越空灵,心中的杂念越来越少。

  江辰终于知道为什么【神足经】可以辅助修炼【易筋经】了,它可以使修炼者化解心魔,慢慢达到“无我相,无人相”的境界。

  江辰决定之后好好学习梵文,然后开始修炼【易筋经】。

  从中午修炼到晚上,从晚上修炼到天亮,连续三天,江辰除了吃喝拉撒,其他时间都在修炼,终于在第三天,把【神足经】所有图画全部修炼成功。

  此时江辰的念头纯净,内力精纯,身体各种属性提升不少,当真妙用无穷阿。

  【神足经】果然是一本不输给【易筋经】的绝学。

  难怪游坦之能短短几年功力进步神速。

  此时的江辰实力更上一层楼了。

  现在如果面对扫地僧,到底谁输谁赢,江辰也不确定,只有真正切磋才知道。

  有了【神足经】提炼北冥内力,以后他就不会因为吸收过多内力,而有走火入魔危险。

  要知道北冥神功虽然能把外来的内力炼化,但是内力的意志却不容易泯灭,所以【神足经】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

  江辰从房间里面出来,阿朱和婉儿看到他出来。

  “江郎你出来了。”

  “江郎你神功练成了吗。”

  “嗯。”

  “太好了。”

  “我先洗个澡,等下我们去聚贤庄。”

  “江郎,我们去聚贤庄做什么。”

  “我想乔大哥可能会去,这次大会是针对他的,我怕他有危险。”

  “乔帮主武功盖世能有什么危险。”

  “所谓猛虎怕群狼就是这个道理。”

  江辰舒服洗完澡,出来后吃完饭,就骑着马朝着【聚贤庄】而去。

  这里距离【聚贤庄】路途遥远,所以他们速度必须快点。

  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到了聚贤庄。

  此时各路英雄纷纷赶来聚贤庄,江辰他们把马交给下人,就走进聚贤庄。

  此时聚贤庄来了不少熟人,马夫人也在这,丐帮徐长老和其他长老都在,谭公谭婆赵钱孙也在,还有少林高僧。

  江辰带着她们进来,特别引人注目。

  马夫人看到江辰更是眼睛一亮,目光露出占有欲,对江辰身边两个女孩抱有妒忌之心。

  薛神医和游氏双雄迎了过来。

  “请问阁下是哪路英雄。”

  “在下江辰,无门无派,并不是什么英雄。”

  “原来是江少侠,早听闻你以一人之力解救丐帮安危,从西夏一品堂手里救出丐帮众人,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应该的。”

  “少侠请进。”

  “嗯。”

  江辰带着阿朱和阿碧走进里面,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谭公谭婆赵钱孙看到江辰脸色有点尴尬,当日之事,虽然是那小丫头不对,但是他们作为长辈咄咄逼人,也有失前辈风范。

  江辰摇着扇子,慢慢喝着茶。

  这时候身边响起娇滴滴的女人声音。

  “小女子见过江公子。”

  江辰站了起来。

  “原来是马夫人。”

  江辰抱拳作揖。无论这个女人心肠是如何歹毒,但是礼数总是要有的。

  “谢谢公子解救我丐帮安危,小女子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公主单独喝酒。”

  阿朱和婉儿脸色不好看着马夫人,这贱人在勾引江郎。

  “能和马夫人这么风华绝代的佳人一起喝酒,还真是江某的荣幸。”

  马夫人露出开心的笑容。

  “那好,我就恭迎公子大驾了。”

  “嗯。”

  马夫人说完迈着碎步离开。

  阿朱和婉儿一脸生气地看着他。

  “江郎,你为什么要答应她。”

  “对阿,那个女人不要脸勾引你,你是不是被那狐狸精迷住了。”

  江辰一脸笑意摇着扇子。

  “你们不要急着吃醋,我答应前去,是因为马大元的死和这女人有关,我这是想帮义兄找到证据。”

  “真的是这样,难道不是看上他的美色。”

  “我江辰是这样的人吗。”

  “是……”

  两人异口同声,江辰很是无语,他一直感觉自己的形象很正派,怎么会让她们有这样感觉,真是做人失败啊。

  这时候,突然听到全冠清的声音。

  “各位,你们可知道他是谁。”

  全冠清用手指着江辰。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江辰,眼前少年俊朗非凡,难道是有什么大来头。

  “他是乔峰的义弟,他武功十分厉害,一点也不输给乔峰。”

  听到全冠清的话,大家露出惊讶和防备。

  “这次各位英雄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商讨对付乔峰这个契丹狗,如果他在这里会把我们商讨的事情泄露给乔峰知道。”

  “对阿,没错。”

  “不能让他在这里。”

  “这乔峰的义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趁此机会把他一起杀了。”

  “对杀了他,以绝后患。”

  …………

  看着这些自诩英雄的人,确实卑鄙得很。

  江辰没有一点恼怒,他摇着扇子,眼神慢慢扫过所有人。

  “没错,乔峰是我的大哥,我大哥义薄云天,做事光明磊落,不像各位徒有虚名,做事虚伪。”

  “你说什么。”

  “你耳朵不好吗,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你今天在这里还敢如此嚣张。”

  “你们这群人是非不分,请问跟乔峰有关系的人就该杀吗,那请问丐帮的人和乔峰有关系是不是也该杀。”

  “你这是强词夺理,他们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

  “你们是结拜兄弟,你顾着义气,自然会帮他的。”

  “没错,上次在杏子林你就公然帮助乔峰。”

  …………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威严霸气的声音,所有人一惊回头看去,竟然是乔峰。

  “这件事只和乔某有关,和我义弟无关,大家何必为难他。”

  “乔峰你竟然敢到这里。”

  “我乔峰男子汉大丈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马夫人一脸怨毒看着乔峰。

  “大哥。”

  “贤弟,让你受委屈了。”

  “委屈倒是没有,就是感觉吃饭时候,被一群苍蝇打扰,十分恶心。”

  “你竟然把我们所有人比作苍蝇。”

  “江辰,今天你和乔峰别想活着离开聚贤庄。”

  “一群草包还想留下我,简直异想天开。”

  “你……”

  看到江辰一脸无所谓和嚣张,大家气氛难平。

  “乔峰你杀死自己授业恩师马大元,简直禽兽不如。”

  “对阿,乔峰你这契丹狗。”

  …………

  “我乔峰的身世,我自己都没有查清楚,就算我是胡人,难道所有胡人都该杀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日将会成心腹大患。”

  “当年达摩祖师也是外族人,难道他也该死。”

  “乔峰你住嘴,你竟然想和达摩祖师相提并论。”少林两个和尚怒斥道。

  “乔峰不敢和达摩祖师相提并论,只是想说这个道理。”

  “乔峰不管你今天说什么,你今天都别想活着离开聚贤庄。”

  “想取我乔峰性命,恐怕你们还不够资格。”

  “你们里面有些和我是故友,既然你们一心要杀死我,游庄主能不能拿酒过来,喝了断义酒,我杀你们不算忘恩,你们杀乔峰也不算负义。”

  游氏双雄点头答应让人取酒。

  和乔峰有交情的脸色变化。

  “贤弟委屈你了,不如你带着弟妹先行离开。”

  “大哥,我们当初结拜的时候说过,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想让我违背誓言吗。”

  “好兄弟。”

  乔峰看着江辰一脸安慰,这个兄弟交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