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听说你很拽啊 > 015、【心魔】

  听说你很拽啊青帝015、【心魔】这个世界很现实,长的帅的人装逼,那叫狂霸酷炫拽。

  长得丑的人装逼,那叫丑人多作怪。

  因此,以路朝歌这性格,【魅力10】是有大用的,远没表面上那般简单。

  怀着愉悦的心情,路朝歌开始浏览起了自己宗门任务的第二环。

  任务内容很简单,那就是把墨门从九品宗门,提升至八品。

  任务奖励为20万点经验值,以及1点【剑道资质】。

  而八品宗门的基本条件,明显比九品宗门要高得多。

  首先,宗门声望值要达到1000点。

  1000点声望值,必须要让墨门在修行界内打出点名号来才行。光靠在凡人之中积累声望,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提升到1000点。

  目前进度:307/1000。

  “咦,怎么声望值涨了这么多?”路朝歌略有不解,他记得原来只有211的。

  最近是有什么修行者对我墨门青眼有加了吗?

  我咋不知道呢?

  想必是又多了几位躲在暗处的粉丝吧!

  路朝歌觉得这很正常,他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其次,八品宗门要求,掌门的实力至少是第二境。

  同时,宗门内必须有至少3名第二境的修行者。

  目前进度:1/3。

  墨门内,唯有墨门的唯一长老路冬梨,满足条件。

  最后一个要求,则是门内弟子数量超过100人。

  目前进度:10/100。

  浏览完任务要求后,路朝歌便关闭了任务系统,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升到15级后,他又有一项专属于玩家的系统功能解锁了。

  ——师徒系统。

  所谓师徒系统,无非就是玩老带新那一套,这种套路别说是游戏里了,在房产销售之类的地方,也很常见。

  玩家的自身等级达到10级以后,便具备了收徒的功能。

  名下弟子等级提升,师父便可获得一定数额的经验值奖励。

  奖励的额度则是弟子升级经验的50%。

  比如弟子从10级升到11级需要1万点经验值,他升级后,师父便可获得5000点经验值奖励。

  这个比例貌似很高,能分到五成。可实际上游戏里面,师父等级一般都会高徒弟很多,平日里经验值的消耗量也更大,因此,这个比例其实也还算合适的。

  值得一提的是,一名玩家,可以无限收徒弟,但只有前三位弟子,可以让师父得到经验值奖励。

  当然,由徒弟带师父飞的现象也是有的。

  根据游戏规定,拜师的时候,师徒的人物等级差距至少要达到10级。前世的时候,路朝歌就砸钱雇佣了三名升级狂魔,就是那种啥也不搞,只顾着升级冲击等级榜的奇葩玩家。

  他们不在乎自身实力强不强,其他属性能不提升就不提升,前期就只冲等级,为了能在【玩家等级榜】上有一席之地。

  为什么说前期冲等级呢?

  因为到了后期,玩家差距不断拉大,他们这种游戏账号,完全就是废号,根本就冲不动了。

  有这三名花钱雇来的弟子,路朝歌狠狠地享受了一波,狂赚经验值。

  至于花出去的钱嘛…….切,数字而已。

  这,便是钞能力!

  路朝歌打开了自己的师徒界面,在师父那一栏里,写着【路清风】。

  这三个字是灰色的,代表此人已逝。

  他是路朝歌与路冬梨的爹,在几年前,爹娘因一些变故而丧命。

  路朝歌看着这个名字,整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不由得想起了那首小诗:

  “【他看着护士抱着我从产房里出来,那时我哭着,他笑着。

  我看着他睡进棺材,这时我哭着,他却不再理我。】”

  路朝歌是穿越者没错,但他并非夺舍重生,他是实打实的由父母给予了他生命,并给了他前世没有感受到的很多温暖。

  他对于二老的情感,是不一样的。

  “这么大两个人,当时怎么就住进了个盒子里呢。”路朝歌眼帘低垂,在心中想着。

  说真的,若干年前,他刚接触修行的时候,也就是力挫俞月那会儿,爹娘对他寄予厚望,觉得吾儿有大修行者之姿,重振墨门,就在当代!

  可到了二人去世,路朝歌也还只是个初境大圆满。

  “也不知道你们可曾对我感到失望。”

  “也不知道…….我是否还是你们的骄傲…….”

  “爹,娘,你们放心吧,墨门会在我手中发扬光大的。”

  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路朝歌才把目光望向了徒弟那一栏。

  在他的徒弟列表中,唯有黑亭一人,并标注着人物等级10级。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他突破了,小秋也踏入了修行世界的大门,可哑巴徒弟还没突破呢!

  黑亭平日里存在感太低了,低到路朝歌偶尔会把他忘记。

  只有需要使唤人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徒弟。

  罪过罪过。

  …….

  …….

  两艘一叶轻舟在空中一前一后飞行着,路朝歌闲来无事,会临空控水,手指向前一抠,就能弄出水来。

  宁盈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又打趣俞月,道:“你的启灵是火,朝歌的是水,很多时候,水可是克火的。”

  俞月闻言,心头一紧。

  虽说世事无绝对,火也能克制水,但的确很多时候,水天然就对火有着压制。

  心中虽然有了压力,但俞月嘴上还是道:“师叔,如今的师……路朝歌,不管是修为还是水之力,都才算是刚起步。等到他真正追上来时,我会认真思考这个克制的问题的。”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路朝歌如今这修为和水之力,能干啥?

  可我就不同了,以我当下的修为,大手一挥,能凭空产生一片火海!

  在大火面前,路朝歌那点水之力,就有点杯水车薪了。

  宁盈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边,师叔与师侄的交流结束了,另一边,拽里拽气的师父,与自己的哑巴徒弟,展开了交流。

  “小黑。”路朝歌突然道。

  坐在一旁的黑亭立马挺直腰板,然后冲着师父弯腰低头,表示回应。

  “你说说你,怎么还卡在第一境。”路朝歌没好气道。

  为师还指望着靠你升级,然后白嫖经验值呢。

  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

  若有旁人在场,指不定会忍不住嘀咕道:“你不也是才刚刚破境吗?”

  很多人或许会以为,路朝歌卡在初境大圆满多年,后来连徒弟都追上来了,心中便一直憋着一股气,如今终于破境了,拿哑巴徒弟撒气呢。

  但路冬梨却只是专心操控一叶轻舟,并用神识探查四周,没有开口说话。

  她很清楚路朝歌的性子,也很清楚哥哥的为人。

  黑亭听着师父那略含责备的语气,不由低头。

  明明师父修为也不高,明明比自己突破还慢,但他心里却没有丝毫怨言。

  他对于师父的敬意,是与所有人都不一样的。

  路朝歌看着徒弟的那张丑丑的黑脸,再次没好气地开口道:“你是不是还放不下那件事?”

  黑亭摇了摇头,但在路朝歌那逼人的灼灼目光下,慢慢地低下头去。

  那一年,那一天,那个突如其来的老人,直接就改变了他的人生。

  至今回想起来,都宛若心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