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听说你很拽啊 > 007、【路朝歌威胁论】

  俞月怎么都没想到,眼前的少年,会给自己来这么一招“歪头杀”。

  虽然力道不大,算不上疼,但也有一种被长辈给教训了的感觉。

  一股深深的屈辱感在俞月的心头升起,他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小兽,双眼通红地扑向路朝歌。

  最终结果就是,由于路朝歌比他社会,局面完全是一边倒。

  小少年俞月就这样又挨了一顿打。

  打到后面,他声音颤抖,眼含热泪,屈辱地喊了一声师兄,对方还嫌听不到,又给他来了一招歪头杀。

  “啪!没吃饭啊,大点声,你这没礼貌的小鬼!”路朝歌道。

  不过说真的,路朝歌拽归拽,但他至始至终都是个守礼之人。

  就好像他与坟内闭关的那位供奉见都未曾见过,每次去“扫墓”,离开前都会规规矩矩的行一个晚辈礼。

  ——人无礼,无以立。

  所以,他还真就教训地理直气壮。

  而基于内心深处的骄傲,俞月挨揍后又不屑于打小报告。只想着有朝一日,凭自己的努力,把场子给找回来!

  少年郎,有志气!

  时间向后推移了三日,到了小少年路朝歌服用洗髓灵草,正式踏入修行世界的日子了。

  宁盈想着择日不如撞日,反正她财大气粗,储物戒指内多得是灵草,干脆让俞月一同洗髓,然后授予口诀,让两位少年一同迈入修行界的大门。

  在她看来,这件事情极具仪式感,以后也算是童年的珍贵回忆。

  几位大人们都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两位少年之间似乎发生过什么,只是宁盈的脑回路非比寻常,她觉得他们这是建立起了初步的友谊。

  这是她很乐意看到的一幕。

  因此,路朝歌和俞月于同日服用了洗髓灵草,也于同日修炼起了最基础的《炼气诀》。

  在初境,所有修行者修炼的都是《炼气诀》,没有例外。

  地球上有统一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天玄界也有统一的初境炼气辅导。

  俞月:“机会来了!”

  他自知自己天赋异禀,乃是千年难遇的修炼奇才,定能在修行之道上碾压这个就会使蛮力的“乡野村夫”!

  到时候好叫他知道,什么叫天才,什么叫天之骄子!

  “以后若是修为被我甩远了,我看你好不好意思让我叫你师兄!”俞月已有了完善的计划,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事实证明,不管是根骨还是天资,俞月的确更胜一筹,不,是数筹!

  他只用了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便吸收了洗髓灵草的全部功效,而路朝歌则用了三炷香。

  路朝歌睁眼后,迎接他的,便是俞月那略带挑衅的目光。

  他歪嘴一笑,依旧自信,道:“小鬼,让让你。”

  俞月气得半死,咬牙切齿道:“希望等会修炼《炼气诀》时,你依旧笑得出来。”

  “放心,等会让你哭。”路朝歌回道。

  墨门的练功房内,路朝歌与俞月分别在两个蒲团上盘膝坐着。

  《炼气诀》是最基础的法决,只要有修行天赋,就能轻松入门。

  而入门的唯一标准就是——入定!

  当你能静下心来,进入入定的状态,便可感知到天地灵气。

  只需将一小缕天地灵气炼化,便算是成功入门,成为一名初境的修行者。

  大部分人,年少时本就活泼闹腾,很多人小时候都跟野猴子似的,入定自是极难。

  这里的入定可不只是全神贯注那么简单,而是一种比较玄妙的状态。

  俞月虽然根骨极佳,悟性极高,但想要初次入定,也非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事儿。

  更何况…….他已有了攀比之心,他的心不静。

  可路朝歌不同。

  前世的他本就是个超级富二代,对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他学过瑜伽,跟着老僧学过打坐,跟着道士一同在山上修行过,在静心方面,倒的确有些心得。

  更何况他是成年人的思维,又受过地球上的高等教育。《炼气诀》便等同于是一本教材,他的理解能力肯定是胜过俞月这位小屁孩的。

  因此,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路朝歌便轻松入定,并引气入体,踏入初境!

  俞月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然后…….

  ——心态崩了!

  …….

  …….

  一叶轻舟上,俞月回忆着数年前的童年记忆,心中五味杂陈。

  现在回想起来,他依旧觉得…….好气啊!

  作为世界主角,他的心性自然是远超常人的,否则也不配称之为修炼天才。

  可孩子毕竟是孩子,年纪尚幼时,哪有什么心如磐石之人?

  因此,那时候的他,还是很容易被人搞心态的。

  而众所周知,很多童年时期的阴影,人用尽一生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走出来。

  “俞月,师叔若是没记错的话,当年你还哭鼻子了吧?”宁盈莫名其妙地插了句话。

  “师叔,我没有!”俞月操控着一叶轻舟,斩钉截铁地道。

  “你有。”宁盈很肯定地道:

  “朝歌比你入定的早,你刚学会入定时,兴冲冲地去找他,谁料到他已经初境二重天了,你当场就被气哭了。”

  “师叔,你记错了!”俞月清秀的脸庞微微泛白,语气中带点求饶的味道。

  别说了!别说了!

  这段记忆早已被他尘封,此时被宁盈这随口一句话,宛如打开了尘封着的大门。

  他回想起那天午后,他总算入定成功,准备去放几句狠话,告诉路朝歌自己只是一时疏忽,很快就能超过他,怎料那时的路朝歌竟已成功练到了二重天!

  《炼气诀》本就是很基础的东西,只要入定效率够高,心够静,初境的修行真的很简单。

  俞月记得,那一日,他敲开路朝歌的房门,这人斜靠在竹门上,身上散发着初境二重天的浓郁气息,仰着头,用鼻孔俯视着俞月,用一种很随意的语气道:

  “这不是有脑就行?”

  此时此刻,俞月操控着一叶轻舟,开始陷入纠结:“我那一日,真的哭了吗?”

  说真的,他有些记不清了,或者说,这一段记忆他选择性的记不清了。

  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自那以后,他对路朝歌是心服口不服。

  他的内心深处,早已对这位师兄,感到佩服万分。

  朝歌师兄,吾不如他多矣!

  当然,嘴里肯定又是另一番景象。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宁盈带着年纪尚幼的俞月离开了墨门。

  分别时,俞月开始怀疑人生,因为他的心底里竟然涌动起了不舍。

  明明被虐了半个月啊!头都被打了好几次,居然还有点舍不得!

  宁盈的一叶轻舟载着他离开墨门,不远处传来了少年路朝歌那拽得要死的声音:

  “连句再会也不说,没礼貌的小鬼!”

  俞月闭口不答,心中却用力大喊,特别中二:“再会!路师兄!”

  来到剑宗后,俞月很快就展现了自己的修行天赋,在剑宗的同期弟子中一鸣惊人,收获了无数长辈们的青睐。

  同期弟子们视其为天之骄子,称他为当代的剑修奇才,怎料俞月总是谦逊有礼,摆手直言:“不敢当。”

  因为他心中清楚,在遥远的墨门,还有一位师兄,在各方面都远远地胜于自己。

  每当有剑宗弟子夸赞他时,他便会搬出一位神秘的师兄,告知大家不可因是剑宗弟子而自满,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他用尽全力追逐这位神秘师兄,最终追上的,也不过是他的影子而已。

  剑宗乃是天下剑修圣地,一直都是剑道领袖,每一代剑修弟子的目标,便是捍卫住剑宗如今在剑道的地位。

  俞月作为当代弟子中的领头羊,常说:若是有人能威胁到剑宗的地位,那一定是那位师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常年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只是不愿透露路朝歌的真名,仅以师兄二字代替。

  年轻弟子们纷纷好奇。

  “他是谁!?”

  “他究竟有多强?”

  “他的天赋真的对我们剑宗的年轻一代造成威胁了吗?”

  《神秘师兄威胁论》,就此在剑宗年轻一辈中盛行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