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听说你很拽啊 > 001、【不听不听】

  天玄界,青州。

  青州为天玄界的七大州之一,广袤无垠。

  此州自古以来人才辈出,最出名的,便是盛产剑修。

  在青州,剑修在修行者中所占的比例至少超过七成,就连俗世里的普通老百姓们,对剑也有着独特的偏爱,小孩子最爱的玩具便是木剑,长大后腰佩长剑,也是最好的装饰。

  ——这是属于剑的大州。

  而青州最出名的宗门,便是位于青州中央处的剑宗。

  而剑宗于青州各处,还有着共计300座附属宗门,墨门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此刻,墨门所处的丹青峰处,有一位曲线玲珑,身穿青衫的妙龄少女,正背着一位脸很圆的女童上山。

  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模样,身姿高挑,双腿修长。青色长衫的束腰所在之处,便如同上身与臀腿的分界线,将她那完美的长腿比例展露无语。

  少女名叫路冬梨,其父姓路,生于冬至,母亲爱吃梨,因此得名。

  她还有一位兄长,名叫路朝歌,名字…….没有什么意义。

  这名字是父亲大人随手打开一本书籍,翻了两页,挑选了每页的第一个字,拼凑而成了朝歌二字。

  值得一提的是,少女的腰间佩着一把长剑,腰上还挂着墨门的腰牌,这二者无不彰显着她的身份——她是一名剑修!

  路冬梨背上的小女孩眼睛很大,且很水灵,脸也肉嘟嘟的,让人想要忍不住捏一下。

  可爱的圆脸,就该拿来蹂躏。

  小女孩看着就是乖巧的类型,奶声奶气地对路冬梨道:“师父,你为什么不带我飞上山啊,您不是会飞的吗?”

  在小女孩眼中,师父是她此生目前为止见过最漂亮的人,也是最厉害的人。

  名为路冬梨的少女抿嘴一笑,她虽然长相稚嫩,但不管是气质还是举止,都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对于这位自己在山下新捡……咳咳,是新收的弟子,她很是满意,便耐心回答道:

  “小秋,你是第一次上山,为师是想让你熟悉一下丹青山的环境。在上山的路上,正好也把宗规告知于你,且有一些话,师父想着重跟你讲上一讲。”

  “师父,我会认真听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特别乖巧。

  路冬梨微微颔首,阳光洒在她娇嫩的粉颈上,用那平静却好听的声音,讲述了一遍宗规。

  讲完后,她开始介绍起了墨门。

  “小秋,我们墨门目前除你之外,还有7位外门弟子。他们便是你的师兄师姐了。”

  “其中,有六位是我的弟子,还有一位,则是你掌门师伯的弟子。”

  小女孩微微一愣,童言无忌道:“啊!师父的弟子比掌门师伯都要多诶!这是不是代表着师父比掌门师伯还要厉害?”

  路冬梨抬手轻轻弹了一下小秋的脑门,严肃道:“慎言!”

  小秋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立马乖乖闭嘴。

  路冬梨迈动着自己修长的双腿,继续拾阶而上,介绍道:“你的掌门师伯,是为师的兄长,比为师年长六岁。因此,你以后要好好尊敬他,敬他胜过于敬我,但是…….”

  她说到“但是”二字后,脸上明显有了极其严肃的表情,好似后面的内容特别重要,这让小秋也跟着紧张起来。

  “但是,你平日里要谨记,不可学他的性子!”

  “啊?”小秋微微一愣,没想到师父说的内容竟是这个。

  小小年纪的她,不由好奇起来,掌门师伯究竟是怎样的性子呢?

  似乎是看出了自家小徒弟的疑惑,路冬梨美目微眯,一脸不可奈何的表情,道:“你掌门师伯的性子,用他自己发明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

  “拽。”

  “师父,拽是什么意思啊?”小秋听不明白。

  路冬梨摇了摇头道:“你无需去理解这个词,你只需知道,你掌门师伯的样子,便是拽这个字的意思。”

  “喔。”小秋乖巧地应了一声。

  路冬梨抬头看了一眼丹青峰的峰顶,似乎是回忆起了往昔种种,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路冬梨自小就早熟,性子稳重,凡事都谋定而后动,修炼也是一步一个脚印,没有接近百分百的把握,绝不轻易尝试突破。

  ——稳健!

  而她那大自己六岁的哥哥,完全就是另一个模样。

  他明明那般的平凡,却又如此的自信。

  除了有一具好看的皮囊外,哥哥修行与诸多方面的天赋,实在是平平无奇。

  可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小就认定自己为天选之人,气运之子,是小说主角般的人物。

  她本以为哥哥的自信是与生俱来的,直到她有一次询问路朝歌,只见他抬起头来,拿鼻孔看人,眼神深邃,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夜空,明明还没到变声期,硬挤出不算低沉的声线,一本正经却又无比嚣张地道:

  “小梨子,那是因为你不知为兄从哪里来,也不知为兄早已看透了这偌大的天玄界的本质。”

  自那以后,路冬梨便确定,哥哥不是与生俱来的自信,他是魔怔了。

  ——他病了。

  她当然知道哥哥从哪里来,不都是和自己一样,从母亲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吗?

  至于看透天玄界的本质,这种话连剑宗的宗主大人都不敢说吧?

  可哥哥给予她的答复却让她听都听不懂,什么“不过是一场游戏”,“我是在游戏人间”。

  而哥哥平日里的言行举止,更是……一言难尽。

  三年前,父母离世时,哥哥悲痛大哭,哭到晕厥。

  晕前还说起了胡话,什么自己活了已有四十几年,父母给了他此前从未有过的温暖。

  那时的他明明都还未满20岁,哪来什么四十几年?可能口误了吧。

  更离谱的是,父母去世后,哥哥虽然伤感,但明显……愈发自信了!

  这导致他更拽了。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汇,路冬梨根本听不懂,他说的是——“主角模板”。

  他常说自己是主角模板,但又不告诉路冬梨,什么是主角模板。

  而且这和我们父母双亡有什么关系?

  自从她学会灵活运用哥哥独创的“拽”这个字后,一个个念头就时常在她的脑海里盘旋。

  “哥哥凭什么活得这么拽?”

  “他为何活得这般拽?”

  “他怎么敢的啊……”

  而哥哥的为人,更是加深了路冬梨稳健修炼的决心。

  她若不好好修行,然后站在哥哥身后,那么,指不定某一天,哥哥会被人打死的吧…….

  毕竟外面的世界,其实也很危险的。

  路冬梨走的虽然不快,但也徐徐走到了山顶处,然后,停下了脚步。

  小秋趴在师父的背上,睁大自己圆溜溜的眼睛向前看去,只见一位身穿单薄青衫的男子,正双手负在身后,迎着猎猎寒风,抬头望天。

  小秋可以发誓,如果说师父是她目前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子,那么,眼前之人便是她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子了。

  而这位男子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她的心跳都直接漏了半拍,在她的幼小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天不生我路朝歌,天玄万古如长夜。”青衫男子喃喃自语。

  路冬梨那绝美的脸庞上露出了无奈的神神情,她将背上的小秋放了下来,抬起双手,捂住了小秋的小耳朵,并在堵上之前,传音道:

  “别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