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最强赘婿 > 第三十八章 风爷?【求推荐!求打赏!】

  斗罗之最强赘婿第一卷第三十八章风爷?【求推荐!求打赏!】然而他没看到,箫尘宇此刻正准备侧身躲到后边。

  “箫老大,上次就是这个小子打的我,而且还抢了我的vip卡!”

  只看到皮风一边嘴里碎碎的骂着秦风一边对着箫尘宇诉说。

  “姓秦的乌龟,今天我箫老大在这里,有本事过来迎战啊!”

  皮风嘴角阴狠一扬,露出凶光。

  “哦?是吗?”

  秦风带着标志性的笑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这工读生又是谁啊?今年的工读生也太牛了吧,皮风是诺丁城大将军的儿子,得罪了他已经非常够呛了,怎么还敢挑战箫老大?”

  “是啊,箫老大本身是城主的儿子,还是十一级的强者,据说还得到中级魂师学院的内推名额,学院里一般管理岗位的老师还打不过他呢!”

  ……

  刹那许多学生议论纷纷的看着眼生的秦风。

  在他们看来,这小子一定是活腻了。

  不过工读生大多是贱命一条,死了就死了,怎么能和高高在上的贵族子弟相比呢。

  “风哥,不要冲动,箫老大是十一级魂师,而且还是最接近百年魂环的白色魂环,据说还打败过十二级的魂师!”

  王圣对着秦风喊道。

  但秦风已经走了出去,王圣只得将目光转向唐三,其中饱含着担忧。

  箫老大之所以能当上诺丁初级学院的老大,对方的家世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对方的战力。

  在斗罗大陆,势力背景只能为你增添光彩,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你本身能力。

  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

  “要不我们叫秦风回来?”

  小舞听闻王圣的这一句话之后,也开始有些担忧。

  然而此时唐三则是神秘一笑。

  “老大你今天答应我要打断这小子的腿,还捏爆这个他脑袋,这些都不用,我只要老大把他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到时候我好好折磨他!”

  皮风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拳头咯吱咯吱作响。

  而箫老大始终背着皮风,脸色难看,全身在颤抖。

  要不是他们所在的位置后方是一片断崖式的小悬崖,他都想直接跳下去了,鬼知道皮风惹到的是这位大佬啊?!

  “哦,你们还打算打断我的腿啊?”

  秦风看了一眼柳龙和凌风,两个人顿时目光一侧,就好像是见到鬼了一样不敢直视秦风。

  “箫老大,干他,我们贵族子弟是诺丁学院中真正的王者!”

  皮风举着拳头,还以为箫老大是在酝酿,于是对着助威大打气喊道。

  “箫老大,干他,我们贵族子弟是真正的王者!!”

  ……

  一时之间,所有的贵族子弟都大喊了起来。

  一呼百应的感觉,让皮风更为兴奋,越发大声。

  然而秦风始终站在前方,似有千军袭来仍波澜不惊之势。

  “我让你装深沉,等箫老大准备好了,你就知道错!”

  皮风挺着下巴,冷声说道。

  “啪!”

  突然,一声极其清脆的声音响起。

  全场静了。

  刹那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箫老大直接往皮风的脸上招呼了?

  这不应该打的是那边的工读生吗?

  工读生这一边,大家也都是懵的。

  谁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舞看着唐三,圆嘟嘟的小脸满是疑惑。

  唐三微微耸了耸肩,他是真不知道。

  之前他不担心是因为知道风哥的实力,所以才不担心,但现在箫老大直接打了皮风一巴掌,这完全出乎意料。

  “风爷,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一家人撞上一家人了。”

  魁梧的少年一副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赔笑之色。

  “风?风爷??”

  许多人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这小子箫老大管对方叫风爷?

  “哦?你还记得我?”

  秦风嘴角微微上扬,笑容别样的对着问道。

  这真不是他故意装,鬼知道那一次自己暴打的三个家伙就是箫老大跟柳龙和凌风。

  其实秦风来到这里,看到带头的箫老大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贵族的悲剧开始了……

  “特娘的,这是风爷,你眼瞎了啊,吃你点饭怎么了,还要报复人家,我们贵族是哪一种吝啬的人吗?!”

  箫老大一边揣着皮风一边怒气冲冲的说道。

  说实话,要不是这家伙是自己父亲手下大将的儿子,今天箫尘宇真打算掐死他。

  这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自己这伤才刚刚好,可不想又让这位爷给砸回去了!

  而且他还将这事情跟父亲说了,父亲也建议他,尽量不要惹这样的人,虽然诺丁城是边境一个小城市,但因为是边境区域,卧虎藏龙。

  能在六岁就把他十二岁的魂师给打伤了,而且毫无还手之力,此子非凡!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喊风爷啊!”

  箫老大怒声吼道。

  刹那,一声声风爷喊起。

  箫老大畏畏缩缩的来到秦风面前,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两张食堂vip饭卡。

  “风爷,我给您陪不是,我真没想到这一次我们会一家人碰上一家人。”

  箫老大哈腰恭敬谦卑的说道。

  “你倒是挺识趣的。”

  秦风别样的看着箫尘宇,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

  “谢谢风爷,谢谢风爷,那我去给小舞姑奶奶道个歉?”

  箫老大畏畏缩缩的目光仰望着秦风。

  得到秦风点头后,他如释重负。

  紧接着快跑来到了小舞面前。

  “小舞姑奶奶,刚刚是我错了,这是我给您的补偿,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姑奶奶,你说一那就是一,你说往东我绝不带弟兄们往西!”

  箫老大控背一副谦卑至极的姿态将食堂的另一张金卡交给了小舞。

  “哼!姑奶奶就算了,以后你们叫我小舞姐就行,还有我们所有工读生的活都得你们干!”

  小舞愣神了一会儿,随后反应过来的她一把拿过食堂金卡,一副大姐头姿态指着箫老大和众贵族子弟说道。

  这一段时间刚好她哪一张卡吃得差不多了,这会儿又有一张送上门,她怎么可能会拒绝。

  “好好好,我们全包了!”

  箫老大拍着胸脯保证道。

  现在的箫尘宇只想快点送走这一尊神,别说包下所有的工读生工作,就算是倒贴赔偿工读生他都愿意。

  “算你识趣,那我们先走。”

  既然贵族子弟已经认输,那他们在这里就没有意义了。

  看着小舞她们带人离开,箫老大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只手轻轻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箫老大整个人汗毛竖起,呼吸在此刻刹那停滞!

  这一股气息他知道,是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