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第一百八十五章:以后唯他马首是瞻

第一百八十五章:以后唯他马首是瞻

  修仙归来当奶爸正文第一百八十五章:以后唯他马首是瞻姬常明和周奇的这次见面,采取了绝对的保密政策,绝对不能够让外人知道。

  本来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瞒得住钱玺雄他们,但是因为周奇战胜了慕敬天,导致慕家与钱家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极为沉重的裂痕。原本这些情报工作都是慕无双来主持的,所以周奇就在这个空档,抓住了这个机会。

  姬常明也没有想到,周奇居然就敢这么单枪匹马地来到自己的面前。

  可他忽然间想起,周奇就连慕敬天那么强悍的高手都能够打倒,恐怕整个苏北已经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了。即便是自己请来再多的雇佣兵,恐怕在他面前都好像是纸老虎,根本没有一点作用。越是这么想着,他就越是释然了。

  姬谦昌更是如此,自己几次三番地想要对付周奇,可却总是在他的面前失败。

  一次两次还好,可次次如此,就已经深深地打击了他的自信心。现在周奇就这么坐在自己的身边,他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更别说对付他了。从养气的功夫上,这里就能够看的出来他比钱子昂不知道差了多少。

  钱子昂现在尚且对周奇怀揣着必杀之心,姬谦昌已经完全绝了这个念头。

  他甚至连抬起头来都做不到,姬常明看在眼里,颇有些怒其不争的意味。

  姬常明点了根雪茄,他眯起眼睛看向周奇,“小伙子,你说的倒是简单,你以为你就凭借这么一个谁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能够说动我吗?菩提节可是涉及到很多利益集团的生死,你以为你一句话,就能够左右的了?”

  姬常明到底是浸淫商战的老狐狸,自然是不会那么轻易相信一个人,虽然他是周奇。

  没有了慕敬天的钱家,他自然不足为惧。他不相信钱家这个时候还敢派人来威胁他,毕竟他也是苏北三大家族之一,拥有极高的权利。有钱有地位,也有很多顶尖杀手的人脉。他唯一担心的人就是周奇,如今他来了。

  周奇点了点头,似乎早就知道姬常明会有这个想法,没有表现的太愕然。

  沉吟稍许,他缓缓将一颗药丸取了出来,淡淡地看着姬常明,“这是我们集团现在的研究重点,更是我的心血。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林侃的大名吧?我将其取名为‘一念丹’,这枚丹药不是简单的养生药物,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便将一念丹放进了锦盒之中,推向了姬常明。

  点了根烟,“我多说知道一点你们家族的关系,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其实什么菩提节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我真正在意的,是你背后的家族。你们姬家,可是绵延了太久的家族,上至可以追溯到商朝。凭借你们的眼力,应该能知道我周奇说的不是假货。”

  本来姬常明的目光还有些警惕,听到周奇的这一番,骤然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骇。

  他们姬家其实不仅在苏北有着很强的影响力,甚至整个家族对华夏都有一定的影响。只不过他们这一脉是支脉,并不能够和主家族相比。当年落难到了苏北,所以才一点一点发展了起来。他的心中,实际上还有着对于背后家族的怨念。

  这一点钱家都不知道,他不明白周奇是如何知道的。

  他将目光集中在了这枚一念丹的上面,沉吟半晌,嗓音有些沙哑,“周奇,我虽然和你没怎么见过面,倒是也了解你,一诺千金,你断然是不会骗我的。眼下这个局面,我又似乎只能够跟你合作。这样吧,兹事体大,我需要再考虑考虑,你给我点时间。”

  周奇点了点头,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说的已经足够了。

  就在他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电话响了起来。简单说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人几个闪身出现在了客厅内,顿时吓了众人一跳。几个保镖刚反应过来要开枪,姬常明却举起了手,脸色有些阴沉地看向了周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小溪。

  他深得周奇真传,一身功夫出神入化,是个响当当的化劲高手。再加上八卦罡步的神妙身法,一般人还真发现不了他。而真正让所有人惊讶的,就是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人。明显遭遇到了酷刑,神情恍惚,脸上都是血迹。

  刘小溪将那人扔到地上,对周奇点了点头便再度消失在了原地。

  周奇深深吸了口烟,指着地上的人对姬常明说道:“此人名叫姬重,是你们姬家的嫡系外围子弟。这次在南宫雪的演唱会上,他也悄悄潜入了进来,被我抓到了。我对他严刑拷打了一番,什么都招了。不过,我想到底是你们家的事情,你还有很多事情要问。”

  说着,周奇就微笑地蹲了下来,拍了拍姬重的脸。

  本来神色恍惚的他,一看到是周奇,顿时吓得机灵起来,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根本动弹不得,只得死死地盯着周奇,“你想要干什么?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妈的,没有想到小小的苏北,还隐藏着你这个人物!我认栽了!”

  姬重!姬家的嫡系外围子弟!

  听到这几个信息,姬常明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起来,看向姬重的表情也格外冰冷。

  他一直记得,他母亲说过,当年她尚在襁褓之中,就被迫从家族之中出来。她的爸妈一路坎坷,若不是后来的机遇,说不定早就死在了路上。所以他看向这个嫡系的子弟,有着痛恨到了极点的情绪,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周奇,你这一手玩的还真是漂亮!”

  如此说着,姬常明直接盖上了一念丹的盖子,望向周奇,“你这个忙,我不帮也要帮了。若是你能够帮我覆灭姬家,让我重新执掌家族祠堂,就算是敬你为神又有何难?放心吧,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集团生死与共,蚕食钱家,就在菩提节。”

  周奇似乎早就知道姬常明的态度变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拱了拱手,从容地离开。

  姬谦昌此时还处于震撼之中,对于姬家的恩怨他多多少少也有所理解。只是知道,自己往常阴谋诡计多端的父亲,其实内心中一直对姬家的祠堂有着很深的怨念。曾经有一次酒后和自己聊过这方面的事情,但也只是浅尝辄止,不再多言。

  “父亲,我们姬家……”

  姬谦昌正要说什么,姬谦昌就摆了摆手,目光十分的冰冷,“哼,这是一段血泪史,听我一会儿给你慢慢道来。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解决掉这个人。这两年我们姬家其实也遇到很多他们的打压,尤其是这个人,几次暗中下手,不然我们姬家还会更加强大……”

  听到姬常明的话,姬谦昌心中总算是明白了种种恩怨。

  原来姬家的嫡系一直都都没有放弃对他们的打压,但是看到他们在苏北崛起了之后,就更是眼红。除了暗杀之外,几乎能用的卑鄙手段都用了出来。要不是姬常明深谋远虑,杀伐果断,说不定现在他们早就破产了。

  尤其是这个姬重,是专门负责针对他们的一个小头目。

  经常会来苏北,他几次都想要干掉这个人,但无奈姬重的实力很强,已经达到了暗劲的巅峰。所以寻常的人根本不可能抓到他,只是没有想到,如今却被周奇给带了过来。姬常明目光无比的阴沉,终于可以去做一件他们以前一直想要做,但却不敢做的事情了。

  “爸,那我们若是杀了他,会不会遭到报复?”

  姬谦昌没有姬常明的这种胆略,自然十分紧张。以前遇到这种事情,都是他的父亲姬彦宏和姬常明两个人决断,他只要负责执行就好了。可如今他的父亲在国外谈生意,他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难免有些忐忑。

  “怕什么?我们现在有周奇。”

  姬常明深深吸了口雪茄,冷冷地看着姬重,“周奇惊才绝艳,恐怕是五百年才能出一个的天才人物。能够和他相比的,就只有杨懿。只要周奇不死,将来他必能登顶。而且他还有极深的城府,我相信他肯定能够在慕黄龙的手中,留下一条命。”

  听到姬常明的话,躺在地上的姬重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必死无疑。

  他很想暴起杀人,但是周奇已经点破了他的丹田,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狠狠吐了口鲜血,瞪着姬常明,“老不死的,在我们嫡系看来,你不过就是一个叛逃的小杂碎。你还敢动我?不怕家族派人来杀了你?”

  姬常明接过了手下递来的枪,指着姬重的头,目光深沉。

  打开了保险,黑洞洞的枪口森然无比,“说完了?说完就准备去上路吧,我想杀你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是周奇把你带来的,这个消息肯定会被方方面面传递出去。谁知道你是在我这里死的,还是在周奇那里死的?安心上路吧,有他在,你们不敢随便来苏北。”

  话音落下,他再也不给姬重说话的机会,扣动了扳机。

  只听到砰的一声,姬重的脑袋瞬间四分五裂,迸溅出来了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

  姬谦昌感觉到十分恶心地吐了起来,脸色有些苍白。但他还是坚持住了,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担子究竟有多重。也深刻的明白了,从今天开始,他们算是真正和周奇绑在了一起,成为了一条船上的人。

  姬常明好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将手枪扔在地上,立马有几个人过来处理。

  “以后多和周奇接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苏北以后就是他的一言堂了。而且我们还要报仇,更要仰仗他。从今天开始,我们姬家唯周奇马首是瞻。生死与共,一荣共荣。哼,没有想到,我终于有一天,可以找他们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