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神 > 第77章 愿意跟我一起改变世界吗

  一个小时之后,数科院女生宿舍楼下。

  顾玩道貌岸然、衣冠楚楚地等在那里,空中微微飘着几丝小雪,但顾玩没有打伞,只是找了个屋檐略作躲避。

  路过的女生,都忍不住放慢了脚步,走过了还不忘偷偷回头多看几眼。

  也有周末来接女朋友出去玩的男生,看了他这身行头颇感不满。

  “呸,学生没个学生样,非要穿那么正式跟社会人似的!有种别靠钱勾搭妹子啊!”

  “一看就是一辈子当秘书的料!老板都不穿西装,秘书跑腿的才穿西装!”

  这些想法也不一定说出来,有些或许只是在脑内过一下。

  顾玩能够感觉到敌意的杀气,不过他无所谓,不遭人妒是庸才嘛。

  将来要是真把麻依依追到手,数科院男生看他不顺眼的还多了去了,现在这点算什么。

  不一会儿,麻依依就下来了,她应该是在阳台上就看到了顾玩,所以对顾玩的衣着打扮并没有太惊讶,但还是有几分羞涩。

  今天的麻依依,也特地没穿羽绒服,而是穿了一身呢绒大衣,下面是厚厚的黑丝套肉丝,肉丝还是带羊毛内衬的。

  这种穿法,着实得是对打扮比较“心机”的妹子,才想得出来。

  因为冬季款的黑丝,虽然也有那种内衬比较厚实的;但凡是保暖效果好的,都存在太黑、透不出里面贴肉的效果。

  只有用保暖肉丝+轻薄黑丝的穿法,才能既暖和,又达到黑里透肉的若隐若现。

  幸亏麻依依腿本来就很细,所以两层厚袜子居然也不显得违和,顾玩这种钢铁直男更是一点破绽都没看出来。

  “怎么穿这样,不冷么?快去穿厚一点。”顾玩看到麻依依这样子,就有些我见犹怜。

  麻依依本来不想解释的,见顾玩关心她,鬼使神差就说漏嘴了:“别担心,这是我室友教我的穿法,其实里面那层很厚的。”

  顾玩一愣,不禁莞尔。

  这家伙,做了那么久的功课,结果一见面第一句话就招了,那戏不都白做了么。

  麻依依不太僵硬地走在顾玩旁边,总觉得校园里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不知不觉就越走越快,超出顾玩十几步。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撞到的场景居然跟上回去夫子庙玩的时候差不多——又遇到一辆33路公交车,恰好要到站。

  麻依依本来就有些心慌走得快,下意识就跑起来,想赶上公交车。

  顾玩见状,才飞奔过去,立刻就超上了妹子,一把搂住她:

  “这车不直接到交管所,还要走路呢,你穿这样不怕冷么,当然要打车了。”

  麻依依哆嗦了一下,被顾玩拉到腰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颤抖,好不容易控制住了。

  听了顾玩的关心,她觉得浑身无力,步子都迈不开了,就任由对方安排。

  顾玩很快拦到车,然后两人上车离去。

  ……

  去交管所,报名考驾照、办手续,全部加起来也就一小时便办好了,两人还预约了下周末就过来考理论。

  90年代末,驾考理论课根本不严格,只要你能通过考试,课时基本上是随便乱签的。

  这些程序性的事儿,没什么好说的。

  从交管所出来,被冷风一吹,麻依依才觉得又紧张了起来。

  毕竟,今天办正事儿的借口,已经用完了。

  麻依依深呼吸了一口:“找个地方吃午饭吧,今天是你生日,应该我请你才对。”

  “好啊。”顾玩本来想说别矫情的,但还是改口了。

  这种事情,随意的。

  考虑到顾玩是生日,麻依依找了家牛排馆,因为西餐厅都有蛋糕。

  一人一份牛排、意面、奶油蘑菇蛤蜊汤,前菜是芦笋煎鲑鱼。

  甜点麻依依自己要了提拉米苏,给顾玩点了个抹茶慕斯。

  等上菜的时候,麻依依拿出一个小礼盒,推到顾玩面前:“打开看看。”

  顾玩伸手接过,当面拆开包装,是一根鳄鱼皮带。

  不是鳄鱼牌-皮带,而是鳄鱼皮的皮带,没有牌子。

  “喜欢么,我知道你不爱穿西服,就想送你个平时和正式场合都用得到的。”麻依依扭过脸去,轻声问。

  如果送领带什么的,便装的日子就用不到了。而皮带哪怕穿休闲装也能扎。

  “谢谢,我很喜欢。”顾玩也不多话,直接就站起身,脱掉西服外套,挂在椅背上,然后把自己系的皮带取下来,现场就换上麻依依送的这一条。

  顾玩上次买西服的时候,还真没配什么好皮带。

  因为他穿正装的时候,都是有西服遮在外面的,不太会脱掉外套直接穿衬衫,皮带好不好本来就看不见。所以他这种不修边幅的直男,也就没在意。

  换好皮带之后,顾玩也很不见外地直接把旧皮带卷起来,塞回麻依依送他的那根新皮带的包装盒,装回随身的手提袋里。

  麻依依看了心里微微一暖,觉得氛围很居家。

  “我也有礼物送给你。”顾玩收拾好之后,直截了当地说。

  “送……有礼物送给我?为什么,今天是你生日,我又没什么借口收礼物。”麻依依有些猝不及防,她没料到顾玩会突然变得这么主动。

  剧本好像不太对。

  “送你礼物一定要有借口的么?”顾玩诚恳一笑,拿出一本封装不奢不朴的书。

  这本书的内容,其实都是直接打印的,只是找了一家做标书的文印店,临时做了个硬壳的书皮。

  连封面设计,都是她妹妹李双叶一大早临时在文印店里现场PS的。

  书的扉页里,写了一些寄语——谨以此书献给热爱学习物理又怕枯燥的麻依依同学。

  毫无疑问,这本书就是李双叶帮顾玩想的撩妹诡计了。

  也是让自诩“空有一身撩妹技,却恨身为女儿身”的李双叶,有个显摆手艺的机会。

  “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想让那些非物理专业的理科资优生,能够门槛更低地入门。这里面其实就是你昨天看到的那些,还远远没写完。

  但我想告诉你,我写的时候,真的会总是忍不住揣摩:如果我写得通俗到这种程度,麻依依同学这样的优等生,一定能看懂了吧……这就是指导我创作雅俗的尺度。”

  真是糟糕的台词。

  没办法,谁让顾玩自己组织的语言,和妹妹李双叶教他的台词,出入太大呢。临场的时候一番杂糅,就成这样了。

  麻依依不禁“噗嗤”笑出声来,心里却是有种异样的悸动。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了,尤其是当他看起来是真心相信自己、真心想改变世界的样子。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前菜和红酒。麻依依铺好餐巾,端起酒杯跟顾玩碰了一下,干了一大口。

  借着红酒的余韵,麻依依清了清嗓子:

  “顾同学,你愿不愿意,要我陪你一起改变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