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之神 > 第56章 科教GE命的曙光

  实话实说,顾玩那些同班同学,之所以有资格见到顾玩亲自签收快递来的期刊,还得拜当天的课程安排所赐。

  10月10号上午那两门课,分别是某哲学和法律基础,不在允许申请免修之列。

  所以哪怕以顾玩之牛逼、刚开学就修掉了85个学分,也还是得与民同乐。

  如果期刊是昨天寄来的话,顾玩当时应该是在跟96级的大三学长们一起,上“量子力学-上”和“热力学与统计物理”,同级生根本不配跟顾玩出现在一个教室里。

  这是学校给准交流生的特权。

  只要你申请成功的免修学分够多、前置课程都会了,你就可以任意选高年级的课。

  以顾玩的水平,当然是在大一上学期就把“计算物理”、“量子力学-上”、“热力学与统计物理”、“物理学专业基础实验”、“现代原子与分子物理导论”、“广义相对论与宇宙学”、“核物理导论”都给选了,整整七门硬核专业课。

  就这,他还准备有闲暇时间去实验室搞科研呢。

  学霸的生活,就是这么高处不胜寒。大部分课,身边都是流水一样更替的陌生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同班同学都很珍稀每一次围观顾玩的机会。

  听说顾玩的期刊寄来后,几个本来下课铃刚响就冲出去上厕所的同学,都赶紧尿完了回来围观,连尿到最后抖几下的速度都加快了,唯恐错过开眼界的时刻。

  顾玩也很亲民体贴,特意等尿完的同学跑回来,才好整以暇地拆封。

  《东方物理学报》几个字跃入众人眼帘。

  三分之二的大一新生,内心只是不明觉厉,因为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期刊的分量,没开始关心写论文的事情。

  他们只知道,顾哥又发论文了,好牛逼。

  个别懂行的优等生,则忍不住显摆自己的见识。

  “这是国内物理通识领域最权威的期刊了,名义上是中科院主办的,SCI影响因子超过5。也就是上面的论文,平均每篇都可以得到5次以上其他入库SCI因子库期刊论文的引用。”

  说话的是6班的陈刚,截至目前为止,98级新生中排名第二的学霸,免修申请通过了47学分那位。

  他之所以也会跟顾玩出现在一个教室里,自然是因为哲学和法律都是三个班一起上的大课,能坐满一整个100人的阶梯教室。

  陈刚说这话,也是显摆他比其他人更懂行。

  其他一些同样以优等生自居、但说不出这些行规的同学,就有些不服,也想显摆一下见识,便逗哏道:“影响因子5.0的期刊固然难得,但是跟顾哥之前发过的论文相比,也不值一提吧?

  听说顾哥暑假里那篇论文,可是被那个学术打假的袁车子撕逼上了电视的,最后袁车子还灰头土脸服输了。那篇文章被SCI库期刊引用超过50次了吧?连两大神刊《科学》《自然》上的引用都有4次了。”

  听了这些起哄,陈刚便有些不快。

  他虽然知道自己写不出来顾玩那样的论文,但自忖至少是看客里最牛逼的,怎容得别人指手画脚质疑他?

  他对自己的定位,就好比《北斗神拳》和《七龙珠》里那些旁观的“高手”,下场打是不行的,但解说绝对是最权威的。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反击:“引用只是一个参考,不能完全说明成果的优劣。顾玩同学暑假里那个论文,只是结论重要,研究方法上并不见多么高深的设计。说不定,还是这次的新成果更见功力。”

  他这话是不错的,顾玩测定最低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时,学界都是“承认结果很重要,但嫉妒他运气好捡便宜了”。

  就好比要是南极考察站有个测量员,测到了一次地球上最低的温度,那绝对是可以发表一篇牛逼论文的。但谁都不会觉得那个测量员水平多好,只是人家待在南极做日常工作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史上最冷天气呢。

  此天存之,非战之功也。

  陈刚正在那儿分说,期刊已经传阅到了他手上。

  之前已经有十几个同学拿着看过了,不过每个人都只看了几秒钟。

  主要是大一上学期的“大学物理”,还没上到相对论部分呢,所以其他人完全看不懂,只是看个热闹,数一数顾玩这篇论文什么题材的、有多少字篇幅。

  陈刚却是已经通过了大雾上和大雾下的,在物理学水平上有大二学生的水准,所以看了一会儿之后,就陷进去了。

  他发现,每一个具体知识点,他都懂。每一个公式,他也知道。

  但是,他肯定从来没想过,这些公式可以这样串联起来、耦合解决一个工程问题。

  “什么?GPS导航卫星的时钟预校准,居然只要用到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狭义和广义相对论公式,就能求出来了?而这个问题,卫星设计部门和卫星时钟设计部门在子系统整合的时候,居然没想到这个盲区?

  原来,仅仅靠粗浅到不能再粗浅的相对论知识,就能发表一篇《东方物理学报》上的论文了?天呐,那些读博的学长肯定要后悔死了吧。

  有这样一篇论文在手,还是独立创作,哪怕有导师想多卡几年拿你当廉价劳动力,那也挡不住了呀。国内任何名校博士,有这样一篇论文,就能直接板上钉钉按期毕业了。

  要是硕士毕业就留校拿教职的,有这样一篇,也能立刻助教升讲师了。”

  陈刚这个半桶水叮当响的家伙,就像是神在围观悟空和比克大魔王恶战时那样,把原本吃瓜群众看不懂的高深招数,解说得朴实无华、深入浅出了一些,连小白都理解了。

  “原来这篇论文的分量,足够一个博二博三的学长,直接拿到毕业通关秘籍!那分量确实牛逼了。”

  “原先还嫉妒顾同学一下子免修了85学分,现在看看这都是他应得的呀。”

  “原来光靠大一学的狭义相对论和大二学的广义相对论,就能解决这些工程问题了。真是没想到那种看上去虚无缥缈的知识,还能拿来变钱,在工程上有帮助。我还以为相对论就是学着玩玩的呢。”

  不少原本对学物理动机还比较迷茫的同学,竟然因此就豁然开朗,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觉得上课都浑身有劲儿了。

  学习这个东西,就是这样。老师要你学,刻板教条,你为了分数而学,那就没什么激情。

  好的老师,要善于结合现实中的工程应用、科技进步,与所教的东西结合起来,让人看到学这个东西的前途、能用来干什么。

  激发内生性的动机,有时候比KPI考核更有用。

  看着一个个同学扼腕感慨,顾玩忽然也觉得脑子一热,似乎灵台空明,整个人都变得更精神了。

  精力旺盛,一点疲惫感都没有,好像能通宵奋战好几天。

  “这是怎么回事?”顾玩微微有些后怕。

  随后,他意识到,可能又是地球人通过记忆融合、设在他脑内的那个“思想钢印”在起作用了——地球人科不仅仅是希望顾玩设局,把那些伤害人民对科技信仰的金融骗子干掉,来换取解锁脑内科技记忆。

  地球人的核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蓝洞星人信仰科学。

  此时此刻,顾玩真实感受到了,因为他的成就,以及对他成就的剖析、解说,让上百名原本“要我学”的物理学高材生,主动变成了“我要学”,燃起了内生型的发奋动机。

  正所谓度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顾玩直接诱导了更多人真心信仰科学、为科学献身,这个功德本身,就足以让他得到地球人“思想钢印”的奖励。

  写一篇影响因子5期刊上的论文,并不难。难的是,用普通物理专业大学生都看得懂的知识点,有机组合做出真正有现实贡献的成果。

  “看来以后要多装装逼了,关键是要装得恰到好处、深入浅出,对人民有鼓励作用。不能装得太过,脱离群众,反而让人觉得高山仰止、太过绝望。这也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呀。”

  顾玩内心不禁暗忖,他自己对科学的信仰,也更加坚定了。

  ……

  顾玩的这篇文章,很快在物科院大范围流传开来,影响力不在仅限于那三个一起上课班级的同学。

  连大二到大四的学长们,再到读研的硕士博士,也在一两天内,陆续传阅起来。

  文章里用到的每一个知识点,分解开来,只要不是故意堕落、专业课都考挂科的学渣,多半都是看得懂的。

  所有人都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用这么粗浅的知识点,都能发这么牛逼的论文,为什么我们平时就没有探索精神?”

  物科院全院士气空前高涨,顾玩也成功成为了全院名人。

  甚至还导致了丁院长,召集了不少教授、老师,谈一谈教学方法的改进。

  “我们平时的物理教育,是不是太少跟同学们讲前沿应用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教了一门基础课之后,就要告诉同学们,靠着这门课的知识,有多少科学家、工程师,做出了哪些最新的现实技术成果、创造了多大的经济效益、让多少人民得到了物质生活的便利?

  如果不讲这些,我们大学的理科教育,是不是太不够接地气、贴近生活了?时代变了,现在的学生,不是20年前那些靠贫穷逼着自己‘不懂为什么要学,也能逼着自己苦学’的人了,我们要善于引导学生的自豪感和使命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