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四零四章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第四零四章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面对期盼的目光,林渊再次强调,“不是什么心腹,只是工作上的助手而已。”

  一男子道:“林师兄,您太谦虚了。据我们所知,您不但跟着老学长进过幻境,还跟着老学长参加过秦氏商会针对巨灵神的竞标,他的一些重大行动您好像都是亲历者吧?”

  不等林渊说什么,又有人兴奋道:“是啊,那场竞标,我看过剪辑的视讯内容,以寡敌众,以弱诱敌,所有竞争对手竟无一个能跑掉,皆毙命在罗学长的枪下,罗学长真是打的太漂亮了,不服都不行,灵山上下的学员没人不佩服的。”

  不管林渊怎么想的,或怎么看不上罗康安,但有一点却是不能否认的,在外人的眼里,罗康安那两次的事的确是干的漂亮,的确是在整个仙界都引起了反响的。

  没有足够的闪光点,也不能被人给拿来做文章。

  林渊:“你们来找我,就为了问这个?”

  “是啊,林师兄,您跟我们讲讲老学长参加竞标和进幻境的事吧。”

  “对,是怎么找到幻眼的?我听说幻眼连仙庭都难找到,老学长居然还能一下找到两颗。”

  “是啊,太厉害了,您跟我们讲讲吧。”

  林渊心平气和道:“这事涉及到秦氏的商业机密,你们应该知道,这是不能乱说的。”

  这理由,令众人面面相觑,皆有点失望。

  “林师兄,那您跟我们讲讲罗康安的日常吧。”

  林渊:“他的日常就是努力修炼,努力工作。”

  “就不能有点别的吗?”

  林渊:“我只能跟你们这样说。他是秦氏商会的副会长,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人当做商业机密来刺探,是不能对外乱说的。再说了,他是我的上司,我身为他的助手,怎么能随意把他的事对外人说,有这样做助手的吗?你们说呢?”

  众人顿时找不到了理由说什么。

  三言两语的把这些人给打发走了后,林渊松了口气,回头把门给关上了,门口挂了修炼的牌子。

  谁知没多久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还有试探着喊“林师兄”的声音。

  林渊跑出去看过究竟后,发现又是冲罗康安来的,顿时有些抓狂,发现现在的灵山有点不讲规矩了,门口挂了修炼的牌子难道不知是什么意思吗?修炼的时候不能打扰不懂吗?想把人给搞走火入魔吗?

  以前他在灵山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人找他,这次前来找的人还真是络绎不绝。

  偏偏他现在酝酿了别的心思,又不好寒了这些学弟学妹们的心。

  不胜其扰之下,林渊不得不在门口立了块石碑,言明自己在闭关修炼,说这次的大考是他在灵山的最后一次机会,说自己差点被搞的走火入魔了,说自己很珍惜这次的机会,希望大家不要再打扰。

  立碑后果然发挥了作用,来到的人见到石碑上的内容后多少自觉了些,不再打扰了。

  “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还回灵山作甚。”

  “是啊,能跟在罗师兄身边,应该是不会再缺什么,已经有了前途。考那么多次都考不过,干嘛还要离开跑来考这个,何苦来着。”

  “就是,罗师兄自己不是连仙籍都丢了么,有本事哪还用在乎这些个。”

  “唉,我们想跟着罗师兄还没机会呢,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躲在门后偷听的林渊听到了外面的一些窃窃私语,心里只有两个字,幼稚!

  回头他又电话联系了沈立当,说考核前不想再参加那些公开课了,挑明了说那些公开课对自己没了什么用处,只想闭关修炼。

  其实是不想再抛头露脸了,省得被缠住。

  沈立当感觉他这次休学确实长了本事,既然他自己都这样说了,一些普通公开课的套路估计林渊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确实作用不大了,沈立当也就没有勉强,只盼林渊这次能正常毕业才好,别砸在了他的手里。

  把事处理妥当了,考核之前若无事林渊不打算再出门了,对灵山很熟悉,他也没有出去逛的兴趣,准备一直闭关修炼。

  然盘膝打坐到傍晚时分时,外面一阵轰轰的声音传来,似有人在外面打斗。

  怎么回事?林渊收功睁开了双眼,离榻开门而出,果然见到山下湖中有人在打斗,更像是在比试,周围站了一群人。

  炸起的水花中,一女子身形飘然升空,一男子则跌落水中,周围叫好声一片。

  女子回头看向山顶,看到了林渊。

  比试而已,林渊未再多瞧,转身而回,再次关门。

  谁知并未安心多久,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林师兄,烦请一见。”

  没看到外面的石碑么?盘膝而坐的林渊略皱眉,还是起了身,开门而出,只见门外站了个墨绿色长裙的女子,皎皎玉容,婀娜身姿,算是少有的漂亮,只是脸上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傲气,正是之前比试的女子。

  “黎裳见过林师兄。”女子拱了拱手。

  林渊略点头示意,“有事?”

  黎裳道:“特来向林师兄知会一声,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邻居了,我就住下面,林师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黎裳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林渊:“从今天开始?你之前不住这?”

  他住的地方在山顶的最高处,山尖尖上面积有限,只有他一座洞府,往下环布的一层层洞府这没了这独门独户的好处。

  黎裳:“想必林师兄也看到了刚才的比试,我和他打了赌,他输了,便把自己住的地方让给了我,算是做了交换。”

  林渊:“费这心思,又是冲罗康安来的?”

  黎裳:“是的。不过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抬手指向了石碑,“有我在,这石碑大可不必存在,今后再有人来叨扰师兄,我会出面为师兄挡下,保师兄清净。师兄有什么事也可以交代给我做,必让师兄满意才行。”

  林渊微笑道:“还有这好事,没什么条件吗?”

  黎裳:“想和师兄做个朋友,也算是套个交情。”

  林渊:“然后呢?”

  黎裳:“我和其他学员不一样,对加入条条框框的仙庭没兴趣,但也要给家里一个交代。希望我毕业后,师兄能引荐我进秦氏,确切的说,我想追随罗康安,想跟着老学长学点不是应付场面的真本事。”

  跟罗康安能学到真本事?林渊无语,忍不住上下打量她的身段和姿色。

  黎裳瞬时目露警惕,“师兄,我许诺的做事,不包括男女之事。”一副丑话说在前面的样子。

  林渊差点没笑出声来,就你这么好的姿色,真要去了罗康安那,还能不包括男女之事,由得你?

  他略迟疑道:“罗康安和雪兰的事,你没听说过?”

  黎裳道:“我知道师兄的意思,师兄放心,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林渊略挑眉,很想告诉她,你不随便,罗康安的随便可是防不胜防啊。

  他敢保证,这位真要去了,在罗康安手上不出十天就得出事,罗康安那张嘴想要骗你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别的事他不敢保证,罗康安这方面的本事他还是佩服的,罗康安是以实战能力给出了答案的,无须怀疑,也许还用不了十天。

  但他又不好说出真相破坏罗康安在灵山的形象,老师们好不容易帮罗康安竖立的形象也正是他如今需要的。

  想了想,问道:“你能住在这里,也就是说,你还有差不多五十年才能毕业。”

  每一届的学员都是集中在一片区域居住的。

  黎裳:“所以说要毕业以后。只要师兄答应我,师兄毕业的事我也许能帮上忙。”

  “哦!”林渊有些意外,但并未急着多问,微笑点头,“好,我知道了。”

  此来,他是调整了心态来面对这群学员的,以前的他脸上是没什么表情的,这次尽量让自己能有笑容,不让这些学员感到不舒服。

  事情先含糊答应了,毕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这种事,以后再说,他若能留在灵山,只怕这女人还能不能顺利毕业都是个问题。

  黎裳脸上顿露喜色,当即摸出了两只小铃铛,奉上一只,“师兄有什么事尽管招呼,若有人打扰,又不愿应付,尽管摇铃,我来挡之。”

  “好。”林渊伸手接了,翻看了看,越发感觉到这女人背景不一般,这同双铃居然也能随手拿出送人。

  不过这种事情在灵山也很正常,不乏一些有家世背景的子弟,他在灵山多年也算见的不少。

  “师兄,若是,我是说假如,假如罗师兄来了仙都,你与之见面的话,不妨带上我,我愿在旁跑跑腿,有什么人骚扰的话,我也能帮忙挡挡。”黎裳一脸希冀。

  林渊笑着点头,“好。”

  黎裳强掩脸上的喜色,拱手谢过,不再打扰,就此而去。

  “但愿他没机会来灵山…”站在洞口的林渊嘀咕了一句。

  他很清楚,罗康安是被他给管住了,否则是个往痛快里活的人,恣意人生,一旦来了灵山,那还真是狼入羊圈,就这女学员飞蛾扑火的架势,非搞出事来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