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难言之隐

第二百三十九章 难言之隐

  十代掌门第二百三十九章难言之隐余小曼也下意识的感觉到两人的站位略有些不妥,不过这山腰之上便于观察的平台,却不甚宽敞,两人只能就这么凑合着,好在劲风稍纵即逝,再看远处那阴沉的几朵散碎黑云,也散去了不少,露出峥嵘的仿若疤痕的群山来。

  “应该算是一种异象吧。”江枫据此推断,否则空旷的天际,怎么会凭空多出几朵晦暗的云,而且这么快就散去。

  “海棠散人洞府的秘密,看起来比我们想象的要多,还需再小心查探一番,准备充分再出发。”余小曼也端正了态度,她原本以为只是一处或有重宝的普通所在,现在看来,海棠散人或许是个普通地级,但此间或隐藏着其他深层次的秘密,当然,两者可能是一回事,但也极可能只是巧合的共同出现在此处,之前的资料表明,海棠散人不过是位地级层次的修士,死去多年,不可能有搅动风云的这种手笔。

  元楚尊者作为一个老牌伪天级修士,可以潜伏经营谋划那么多年,一个普通的地级层次修士,如果也有此心机和布局,那他早就晋升了,至少一个伪天级是打不住的。

  两人思忖片刻,待到碧空如洗,夕阳下沉,没有更多的异象出现,余小曼便先一步离开了观景平台,江枫又眺望了片刻,仍然无所得,便转身准备离开,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却是金丹修士晏殊佳。

  “真是好兴致。”

  晏殊佳见左近无人,便笑道,“我只是出来放放风,却见到一幕颇有画面感的景致,落日余晖,美人相伴,相映成趣。是你的意中人,还是掌门夫人?”

  “……”江枫不禁耸耸肩,要说找个冷美人,他可没兴趣,不过和余小曼的关系,也不能算是普通朋友,但也说不上多亲密,“你误会了,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

  “哦?”晏殊佳怀疑的看向江枫,“你们妖族,嘴里有真话么?哈,不过我也不介意,那是你的事情。话说,你们方才在看什么?”

  江枫遥指远处荒废的群岛,“那里有些我想要琢磨的东西,故此在此眺望。”他没将海棠散人府的内容告知晏殊佳,而是用了模糊的词汇。

  “不能细说?”

  “暂时不能。”

  “信不过我?”

  “是怕你瞒不住秘密,这是在害你。”江枫换了一句更不容易伤人的说辞。

  “牙尖嘴利。怪不得能讨刚才那美人喜欢,师父说的果然是对的,凡是修为差,还能活得自在的,必然有过人之处,反之亦然。”

  “……”言谈之间,几句不离“师父说”,也算是晏殊佳的特色了,不过这句话说的似乎在理,江枫也没法反驳,总不能自谦到说自己嘴笨还修为差吧。

  “像你这样远观,是看不见那岛屿的详细情况的,我可以找机会帮你探查一二,不过并不保证能成功。”两人谈话间,又一朵浅淡的铅云浮现在群岛上空,这次晏殊佳没有错过,她眺望了片刻,也察觉出一丝异常。

  “好,那就拜托了。不过这件事情或许很危险。”

  “危险?我没有这样的探查手段,但是我陈师姐有,尽管放心,安全得很。”说到这里,她忽然转身,任由利落的短发,随着微风在明月般的脸庞前飘动,“你等我的消息便是,只是不要主动去找我,那才真的是危险。”

  “好!”有人帮忙调查,江枫自然不无不可。

  “还有一事需要你帮忙。”江枫从方才的短发飘动中找到了一丝灵感,“你,有没有随身携带很久的,不用的饰品,并非法器的那种?”

  “什么意思?”晏殊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就是你能给……或者借我一件你用过的饰品么?”

  “你这是什么爱好?”晏殊佳狐疑的看着江枫,“我曾经听师姐说过,有一类变态的家伙,不会就是你这种……吧?”

  “这……怎么说好呢?”江枫自然无法把魂器的秘密分享给晏殊佳,他只是从过往的经验来看,这金丹修士的随身饰品,必然比之前的四件更为适合炼化魂器,容量更大,能充盈更多的神秘魂力,承载更多的技能使用次数,故此才出言问询。

  “算了,当我没说。”江枫被诘问的准备放弃了,或许回头可以同邱真真做笔交易,想必她不会问题那么多,倘若郑可仪觉醒法相,那么便更容易些了,只是她的修为略低,必须要提升一二,才能满足需要。

  “你……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如果这东西能给你些许心理安慰,也算是帮你了。倘若你因此坠入魔道……哎,妖族多出精怪,师父说的一点都没错。”说到这里,她倒是脸有些红了,再次退后了半步,将自己手腕上一串黄玉手链小心的褪了下来,“给你吧,不过你欠我一个更好的。”

  “多谢!”

  江枫接过黄玉手链,感受到上面的温热,想要解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还未再说,晏殊佳的身形却已经快速消散在平台尽头了。

  虽然被怀疑,但是东西算是拿到了,江枫将黄玉手链小心的收起,再次考虑起拍卖会的事情来。眼下囊中羞涩,且已经将灵石还给秋南嘉,故此现在自己只能空看名册,饱饱眼福。不过好在自由交易会明日同期举行,倘若运气不错的话,能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快速卖出,还是可以考虑参与竞拍的。

  然而没有轮盘暗拍会的背书,那只得自天理门修士的妖兽白猿和对应的心诀,就无法公然拿出来发卖,只能通过更加隐蔽的渠道出售。除了此件物事,江枫手头有三件较为值钱的物品,宋湖宗的传承金册、被切去一半的鬼藤心木,以及蔡求真交易给自己的尖啸护符。

  不过想来这几件物品都不合适,宋湖宗的传承金册被人拿到的话,开宗立派就在浅山宗附近,算是给自己找麻烦,鬼藤心木他打算用来用来替代伪青龙木,而尖啸护符,是自己现在手中唯一具有打断能力的法器,三者均不合适,问题便重新回归到,如何将妖兽白猿和心诀处理掉。

  此外,便只有一副得自赤霞门修士的无名阵盘,应该价值不低,但低于前三者,且也同样无法曝光

  找谁帮忙好呢?

  余家三人不算合适,余小曼虽然会帮忙自己遮掩,但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并且,她售卖物品依赖的是黑驴张的渠道,在这荒僻的雪岛上,没有丝毫用处。余小正就更不靠谱,插科打诨倒是擅长,这几天经常不见踪影,余成克理论上讲是可以的,毕竟一个地级修士,还是有些人脉,只不过此人似乎并不能完全信任。

  落英门的掌门涂山也不行,虽然他是人族金丹修士,但他和自己提过,会乘宝船返回潇亭城,回落英门处理门内事务,在轮盘暗拍会,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想必已经如他所言,即刻乘船返回。

  方才见过的晏殊佳自然也没戏,久居齐国的她,人脉不行,从其与朴铁信,以及那个北剑门掌门万斐然的相处来看,她不擅长与人沟通,帮助发卖物品这种事情定然不在行,而且,有她那位陈师姐在,如何解释这件物品的来历,也是个大问题。

  排除这几个选项,在雪岛之上,江枫略熟的修士,便只有灵笼商会的众人了。在轮盘暗拍会的间隙,江枫曾经向秋南嘉打探过元楚道宫内的秘辛,并得知了楚安澜的死因,种种迹象表明,楚安澜死于暗算,但那枚神秘的符宝从何而来,秋南嘉并不知情,按理说,楚安澜这种层次修士的死,在力宗上下必然掀起不小的波澜,然而以江枫的体会来看,这件事情被低调的处理了,推测其原因,无外乎有人刻意淡化此事,当然,楚家余下人丁力量薄弱,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何况还有签下“隆恩玉券”的前情,即便死于元楚遗迹,也无法公然追究凶手的责任。

  不知不觉竟然想的有点远了。

  江枫回过头来思忖拜托秋南嘉的可能性。像天理门这种,江枫不相信自己公然发卖他们的特有传承,不会被对方追究,虽然有着落英门和赤霞门阻隔,他们不一定会把自己怎么样,但能低调的少惹一件事,自然更好。但秋南嘉不一样,通过轮盘暗拍会,她已经知道自己拥有此物品,瞒是瞒不住的,想到这,他敲响了秋南嘉的房门。

  沉重的石门缓缓打开,这山腹之中的所有房间,全部由石材,借助阵法之力打造,虽然并不精致,但运转相当流畅,给人一种粗犷的美感。

  “我可以帮你一次,也不收取费用,但我需要知道更多伏元镇的秘辛。”

  秋南嘉身形未动,她坐在造型别致的蒲团之上,左右两侧的炉鼎,不断的吸纳着周围的灵气,萦绕在她的周身,如同摇曳的烟波一般。这女子姿色甚佳,本来可以靠脸吃饭,但看起来,修炼也极为勤奋。雪岛深处,有一处三阶的地火灵脉,虽然成分暴虐驳杂,但借助这两枚炉鼎,灵气得以净化升华,变得适宜修炼,不过江枫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故而此地对于他来讲,只是勉强接近罗川洞府的水平,且无法打坐运功太久,否则火毒之力,会伤害自己的经脉和窍穴。

  “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对于真灵圣者,江枫现在手中已经没有了“幻”和“霜”,无从继续研究,再次冒险潜入也不可能,有关大荒镇的秘辛,也不方便告知,实乃难言之隐,对方提出来这样的交易,一时间让他也无处着手。

  “真的么?”

  秋南嘉的眼眸微动,泛出点点金光,江枫陡然感受到地级的气息包裹住周身,体内正在变得炽热如灼,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窍穴,似乎都有油脂被挤出来,在隐隐聚集流淌,他赶紧奋力祭出灵气,简单护住周身各处,好在秋南嘉并未真正倾尽全力,她并不想要江枫的小命,仅仅是想威慑一二。

  “如果进入其中,你可能需要破解幻境。”

  江枫想起来这个细节可以说,虽然“幻”珠被自己拿了出来,但他相信,真灵圣者的九个分身,没可能被自己轻易得到精华,自己和徒弟江之问所拿到的,或许只是其中的一小份,在自己离开后,那幻境或许会重新出现,从离开山洞时,洞口碎石蓦然消失于无形,封闭的样貌仿若浑然天成的情况来推测,对方极擅长此道。

  “好,我会和廖神苍商量此事,早做准备。”秋南嘉很满意江枫的答复,接过他递过来的灵兽袋和一本心诀,看都没看,就扔给江枫六十枚三阶,“既然你凭借此物上了宝船,但又没能在轮盘暗拍会卖掉,那六十枚三阶,应该算比较公允的价格。”

  “你有信心卖掉此物?”

  江枫脱口而出,旋即后悔,快点拿到灵石对于自己相当重要,自己为什么要多嘴呢。他原本以为秋南嘉只关注“焚焰天晶”,想不到对方貌似随意的观望时,也关注了自己这件物品的拍卖情况,难不成,她早就对此物有意?只是因为没有抽中自己的这件拍品,故而没有出手的机会,还是说,她早就料到这东西卖不掉?

  不论是哪种情况,这都说明,秋南嘉是个极精明的女人。

  “就当帮你一个忙吧。江掌门,我们以后一起合作的路,还长着呢。”秋南嘉露出迷之微笑,双眸之中隐隐有金光显现,江枫赶紧起身告退,这女人,似乎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倒是件怪事。

  江枫自然不相信对方帮自己忙的鬼话,浅山宗和灵笼商会的合作刚刚开始,谈不上亲密无间、互通有无的程度,何况刚刚出了自己与墨海树的恩怨一案,虽然作为左使的秋南嘉一力压下了此事,但与灵笼商会的合作,必然会受到某些潜藏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比如墨海树之上的李右使。仅仅从“焚焰天晶”一事,就足以看出两派的势力,在商会之中,有着不小的矛盾。

  秋南嘉如此随意的就拿下了自己的东西,并且花费价值不菲,说明她有渠道能快速将这东西变现,毕竟,白猿和心法,没有口诀是练不成那门天理门独有的绝技的。

  难不成,灵笼商会与天理门有些关联?江枫不禁有如此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