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符纹世界的机械师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见证历史的人

第三百七十八章 见证历史的人

  漂血皇,毅风领的领主,一名仿若不食人间烟火,仙子般的女子。白色衣裙随风拂动,她的一举一动都流露着高雅的气息。

  这样的女子,为何会有着漂血皇的名号,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漂姐姐,依然好想你啊。”依然欢呼雀跃,显然已经有很久没见漂血皇了。

  漂血皇自巨大的青鸾背部飘然落下,蹲下身来,露出笑容,轻轻抚着依然的脸庞与银发,“真的吗?”

  “真的,依然从不骗人呢。”

  不远处,尘罗真人以及身后的一众人尽皆不舍的看着依然,仿佛依然的离去如同夺走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漂血皇抬头,与尘罗真人对视在一起,旋即缓缓点了点头,尘罗真人神色复杂,什么也没说,眼睁睁的看着漂血皇抱起依然跃上青鸾背部。

  “罗爷爷,烟姐姐,大家一定要来看依然哦,依然会想你们的。”依然回头,挥着小手。

  天空中,青鸾一声长啸,双翅轻拍,带着流彩霞光驮着漂血皇离去。

  空间夹层中,叶烙带着杉钥凝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那株古老的扶桑树下。

  所有疑问,大概只有扶桑树最为清楚了吧,明辉天两大领的领主都对依然如此,宠溺得有些过分。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能告诉我,他们为何如此对待依然么?”叶烙驻足扶桑前,几片落叶缓缓落下,轻缓落地,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扶桑古树沉默着,良久,终于发声,“年轻人,你对贝界了解多少?”

  “贝界正邪对立,泾渭分明,明辉天七大领代表着正道,暗秽天八大君主是为邪恶,无恶不作。”叶烙道。

  “唉,正邪两立,这,便是贝界的特殊之处,而贝界另一个特殊的地方便是依然的存在。”扶桑古树叹息着,似乎不愿提及这些事情。

  “依然是特殊存在?”

  “不错,贝界每万年便会出现一个心无邪念、纯真善良的至纯至真之人,这样的存在对整个贝界来说都是莫大的幸运,她可以平衡正邪之间的力量,维持贝界的稳定。

  依然,正是这个存在,是以明辉天的所有人都对依然宠溺无比,因为她是至纯至善的天选之人,她的存在便如同黑夜中的明灯一般,对每个人都有莫大的吸引力。

  吸引着大家靠近她,呵护她。”

  一旁的杉钥凝疑惑的开口,“扶桑前辈的声音和之前相比有些不自然欸。”

  叶烙自然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于是他打断了扶桑树的话,开口道,“前辈并不擅长说谎,您在隐瞒什么?”

  扶桑古树沉默了下来,道:“老夫诞生至今,从未说谎,也不愿说谎,至于老夫隐瞒了什么,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老夫相信,你不会做出伤害依然的事。”

  扶桑树对依然没有恶意,也不会有恶意,从他之前谨慎探察叶烙的来历目的时,叶烙便已经明了。

  但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

  毅风领,叶烙安静的观察着,作为一个真正的旁观者,历史的见证人,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

  漂血皇,这个宛若无上仙子般的女子,自从将依然带回毅风领之后,便每日陪在依然的身边,宛若一个关爱孩子的母亲。

  每天逗依然开心,陪依然玩,陪依然闹,教依然各种各样的东西,只要是依然要求的,她总会尽一切可能去满足她。

  “漂姐姐,树爷爷说大哥哥会回来陪依然玩的,你知不知道大哥哥在哪儿啊?”依然拿着画笔,一边兴致勃勃的画着彩凤,一边开口问着。

  漂血皇当然知道依然说的是谁,在去归虚领之前,她已经去见了一次扶桑树,自然明白叶烙的一切。

  于是她握着依然的右手,一边教她画彩凤,一边在依然的左耳侧轻声道,“当然,那个大哥哥很快就会来找依然玩了。”

  “真的吗?”依然眨着那双澄澈的大眼睛,欣喜的问。

  “当然是真的。”叶烙一步自虚空跨出,轻轻蹲到了画桌前。

  “哇,大哥哥你终于来看依然了。”依然欢呼着,十分开心。

  漂血皇微微一愣,很快便平静下来,看着依然从她的怀中钻了出去,扑入叶烙的怀中。

  “依然是在画凤凰吗?”叶烙含笑问道。

  “嗯,漂姐姐在教依然画画,大哥哥,依然画的好不好看?”依然邀功似的指着画卷上画了一半的彩凤道。

  “好看,可不可以把画送给我呢?”

  依然开心的点头,“等依然画完,这幅画就送给大哥哥了。”

  看得出来,依然是真的对叶烙很喜欢,这种喜欢发自内心,就连漂血皇也远远不及,所以她既伤心,又高兴。

  如果他确如祖树所说,来自未来的话……

  “我只是一个历史的见证者,除了给依然关爱,不会干扰这个时空的一切,而且……”叶烙抬起手,庞大的时空之力瞬间汇聚成时空球,拍向漂血皇的头顶。

  可是无论是空间球,还是他的右手,都在一瞬间穿过了漂血皇的头颅,就仿佛他是幻影一般,没有形体,没有实质的存在。

  “……既定的历史无法更改,关于这个时空历史的进程,我做不出任何干扰。”

  漆黑的时空球被叶烙湮灭在掌中,漂血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刚才叶烙的攻击,以她的实力,竟然做不出任何反应,这是…何等的强大!

  同时,她也间接明白了叶烙来自未来这件事的真实性。

  叶烙蹲了下来,指点着依然画画,漂血皇深深的看了叶烙一眼,再次露出了风轻云淡的神色,开始指导依然画画。

  她相信祖树,也愿意去赌。

  一连数日,依然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在毅风领玩闹,叶烙偶尔出现一两次,大多数时候都在静静的观察着依然周围的一切,企图查明扶桑树所隐瞒的真相。

  可惜,没有任何发现。

  因为漂血皇以及身边的人,如同尘罗真人一样,对依然的关爱无微不至,没有任何人对她怀有恶意。

  没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