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做好事不留名

第四百四十二章 做好事不留名

  可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就在他刚刚撬到一半时,楼梯处却传来一阵脚步声音,这声音越靠越近,雷震云又气又急,脚步声音不紧不慢非常从容,一听就知道不是起来巡视就是睡醒了遛腿儿,可你选这个时间出来干什么?

  眼看着没地方躲了,雷震云回身跳上身后的窗台,将身子紧贴到窗台边上,抽出手枪倒转枪柄高高举了起来,等那人一到,顺势照着他脑袋砸下。

  呯的一声闷响,走过来的这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就身子一软歪向地面,雷震云怕他摔倒时弄出动静,就一把拽住他的脖领子,将他慢慢放倒在地。

  这个警察身上有一串钥匙,可是数目却太多了,雷震云来不及挨着个的试,用刺刀接着挑开武器库的房门后将他也拽进屋中,拧亮手电在屋子里看了看,却没发现有炸药放在这里,全是一些手枪,警棍之类的东西,只是物品架的最里端,有一支MP40冲锋枪和三个弹夹。

  雷震云极为失望,他没想到这里也没有炸药,不过那只MP40到真是好东西,他现在身上只有一支短枪和一把刺刀,别的家伙因为太显眼,在城外面时就让他给埋地里了,现在有了这支MP40,自己的火力可是大大加强了。

  挎上那只MP40,和所有子弹,再取了一些手枪子弹,雷震云就只好选择离开了,临走前他又顺走了仓库里的一条德国军被,下水道再怎么建得好也有点潮,带上这条被子就能好很多了。

  还得找啊,这里没有就去别处,等回去还得好好研究地图,雷震云走了,但仁义大厅这个警察局里却炸了锅,有人偷了冲锋枪和子弹,那个被砸昏的警察一醒过来就马上向上面报了告。

  上面的党卫军总部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顶着雷一般的跑到事发地点,上来就把两个值班的警察都给上了绑绳,然后就开始追问。

  可是两个值班警察谁都没看到是谁偷袭的他们,一个一直在睡觉,另一个都没看到人就被人砸昏过去了,所以什么都说不出来,把前来调查的党卫军上尉气得眼中冒火,这两个蠢货,这回可给党卫军丢大人了。

  丢了支枪和子弹,人员却没伤亡,所以党卫军上层领导就自作主张的把这件事给压下来了,没有上报给正在养伤的希姆莱,嫌犯没人看到也无从查起,大量的人员分别开始追踪那支MP40的下落,可追踪了整整一天也一无所获。

  这一天里,雷震云又是拿着支红蓝铅笔对着字典找地名度过的,目标选了好几个,可是哪一处容易突破又能拿到炸药他却吃不准,要不,就直接奔那个肯定能有炸药存放的地方去吧,**航空部大楼,这个地方一定有军火储备,不然他们那么多守军在有突发事件时上哪找弹药去呀。

  从地图上看,他就知道这是个巨无霸类型的巨大建筑,凭着家传的建筑学问,很快他就分析出这座大楼的面积超过了十万平米,这么大的一个地方,还是德国空军的最高指挥中心,守卫人员不多就怪了。

  从自己这里去航空大楼到真要花点时间,抓紧时间吃饱喝足又睡了一会,他就按着地图开始向德国航空大楼进发,这地方如此之大,不用在外面找井盖了,里边一定有可以进入的下水道口,只不过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成,德国人的卫兵一定非常多。

  花了三个小时他才摸到航空大楼的下面,现在又快到午夜了,雷震云在下面忍了一阵之后,爬过几个非常矮小他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水泥墩,顺着分叉出来的小通道就爬进航空大楼。

  从航空大楼里分出的都是分管,这些分管远比外面的主管道小,但也足够雷震云弯腰爬进去的,他一边爬一边嗅着气味,厕所的管子和厨房的管子非常好分辨,应该是不会走错吧。

  顺着厨房气味爬到一个下水道口,这里是这座大楼的一处厨房位置,因为怕地面存水,所以有一个长方形的地漏修在地面上,但由于晚上人都走光了,所以外面漆黑一团什么都看不见,只是借着外面窗户射进来的微光,能看到一些金属物在反着光。

  顶开下水地漏,雷震云轻手轻脚的从下水道里爬了上来,他先蹲在地上看了看四周仔细听了一会,发现周围没有动静之后,才轻手轻脚的摸到门口。

  这里就是一间普通的厨房,所以晚上也没锁门,**的航空大楼有近3000个房间,能同时容纳2万人在里边活动,跟个小型城市差不多,所以这栋大楼里的设施非常齐全,雷震云所在的是一楼南侧的普通大灶厨房,专门给低级职员和普通士兵供应饮食的,所以雷震云在厨房里转的一圈除了点黑面包和腌菜外什么都没找到。

  出师不利呀,这么大的厨房居然连块香肠都没有,雷震云来德国的这段时间,已经是真心喜欢上德国香肠了,每一顿没香肠都觉得吃不下去饭,所以心里骂着该死的厨子,他开始悄悄的穿行在航空大楼里边,但走了没多久,居然看到大楼紧贴着大门的地方,有一家小卖店,里边啤酒面包香肠香烟的可有不少好东西呀。

  啤酒他现在喝习惯了,香肠就更不必说,香烟更是个宝啊,他身上只剩下几支香烟了,身上钱到是有不少,但他却怕被发现而不敢出去买,正为此事发愁的时候,没想到这里会有这样一个地方。

  这地方好是好,但却锁着门呢,雷震云进不去,橱窗上到是有一个接送东西的小口,可他的胳臂还太短,伸进去也啥都够不着。

  蹲在门边略一寻思,雷震云又回到了刚才的那间厨房里,厨房里有一把专门用来油炸东西的大镊子,足足有一米多长,有这个可就好办了。

  先拿香烟再拿吃喝,啤酒就算了,因为离得远还太重,雷震云怕手里的夹子伸过去再夹不住弄出了响动。

  香烟十几包香肠七八根,面包三四块,这是他的胳臂和夹子所能接触到的东西,再远的就只有干看着的份了,雷震云将这些都又拿回到厨房地漏旁边,找了个口袋全都装好扎紧,才又钻了出去,吃喝要拿,炸药同样也要拿嘛,不然自己干什么来了。

  不过雷震云现在有点计划动摇了,因为他一直盘算的是可以先炸了这里,这个巨无霸型的航空大楼是**的标志建筑之一,是戈林那个大胖子的办公总部,比**党部大楼还大得多,炸了它一定会给**好好上一课的。

  但他现在却舍不得了,因为他的东西还没偷够呢,刚才的大铁夹只差几厘米就能够到货架上的熟猪肘,只嗅着那肘子的香味,他的口水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雷震云不知道,这个航空大楼的熏猪肘是整个柏林的一绝,有多少老百姓都托大楼里的人给他们买肘子吃呢,后来盟军对柏林进行大轰炸时也炸毁了一部分的楼体,这个肘子销卖点也被砸到底下,柏林老百姓在恢复柏林的残砖烂瓦时,优先恢复的也是这里,后来这座大楼成了德国的财政部大楼,但航空肘子这个特产却一直都没有变过,并且一直都在出售。

  炸了这里,今后再想偷肘子可就不容易了,还是把爆破目标放到下一个目标吧,雷震云借着暗影的掩护开始大楼的一层搜寻,军火这类东西比较特殊,一般都是放在地下或是一楼,很少有往楼上搬的,所以雷震云也没打算往楼上走。

  楼外不时有一队队的巡逻兵经过,但楼里面却比较安静,也有巡逻的徳国兵,但人数不多,转悠的也不勤,看来他们对楼内的安全比较漠视,自己这个活计可就好办得多了。

  航空大楼的武器库在地下,一楼转了一圈却毫无结果的雷震云又把目标转向地下入口,但这里就不比上面了,长长的坑道内居然还亮着灯,虽然是隔一盏一亮,却也能把一切都照得非常清楚,雷震云一进来就发现不对,远处的大门有卫兵,而且卫兵身后那上了锁的大铁门也不轻易能砸开的。

  看来从大门是别想进去了,那就只有找通进铁门里去的通风管道,雷震云家底子里带的学问,知道这种地下建筑如果没有通风系统分分钟都能憋死人,所以他转身来到楼梯处看了看,头顶上就是一个盖着金属帘的通风口,形状和厨房那个地漏差不多,足够自己钻进去的了。

  两个卫兵就是持枪站在铁门边不动,所以雷震云轻轻撬下通风管金属面板,钻进去后又把通风面板盖了回来。

  高傲的**从没想到会有人在大楼内部搞破坏,所以他们从没仔细做过这方面的防御准备,这和细特勒那扭曲的思维有关,在元首的字典里就没有防御这个字眼,他的意念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任何建议他注意防守的人都会被他残酷对待,曾经有明白人建议他在柏林甚至是德国境内布置上密集的精确防空系统,但却都被元首阁下给臭骂了出去,还告诉手下,再有敢劝他防守的人,就要被送上军事法庭,不管他是不是军人。

  至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来劝他了,所以在后来的柏林防御战里,缺少防御准备和手段的柏林才被打得那么惨,如果元首早就在柏林布置下了优良的防御体系,战争最少还要多打半年才会结束。

  有了这个地方,就再没有什么能挡住雷震云的了,顺着通风管他一边爬一边透过那些盖板缝隙向外看着,铁门里边竟然是一排一排的房间,这些房间大部份都关着灯,只有几间房还亮着灯,他来到一个亮灯的房间通风口,顺着金属网眼向外望去,只见里边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正在一排大柜子前面翻找着什么,一堆一堆的档案袋被他放在桌上,上面都有德文字母,雷震云隐约能看到上面写的是气动类,内燃类等等的名词。

  可惜这些不是自己的目标,不然这些东西一定能有大作用,就在他正琢摸时,那个白大褂男人却如获至宝的取出一个档案袋来,从他那兴奋的脸上,雷震云就明白他找到要的东西了。

  可就在此时,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之声,这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竟然闪身躲到门边,还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来。

  雷震云愣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又他乡遇故知了?走廊内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房中的白大褂男人侧着身子先是听了一会,发现没声音后马上开始慌手忙脚的将所有档案袋又收了回去,只是留下他看重的那份,都收拾完之后才闪身悄悄出了房间。

  看到他离去的雷震云在心中暗骂,这个傻瓜,手脚竟然如此的笨拙不净,有几个档案袋他竟然忘记放回去了,明天有人一来,不是马上就发现问题了嘛。

  没办法了,看在他乡故知的份上,自己还是帮他擦干净吧,想到这里雷震云轻轻推开挡着的金属帘,跳进屋中后将他遗下的几个档案袋又塞进柜里,才又钻进通风管中。

  自己这可真算是做好事不留名了,雷震云顺着通风管又爬了一会,靠着他那灵敏的鼻子,终于让他寻到了装有武器弹药的房间。

  无论怎么存放,武器炸药上那硝烟和枪油的味道都不会变,就更别提嗅起来更加强烈的硫磺味儿了,对这些味道敏感到了极点的雷震云很快就下到这个装着各类武器的房间,但他可没像刚才那个傻大胆的样子开了灯的寻找,而是拧亮手电后马上熄灭,然后借着刚才看到的方向位置开始用手轻轻摸索。

  只靠着刚才的那一点亮,他就分辨出了各类东西所摆放的方向,也认出了炸药在哪里,这个地方不大,看来只是个小型藏库,按着这里东西的多少推算,雷震云估计得再有三到四个这样的房间,才能勉强支持这么多守卫的弹药补给,但给自己提供炸药却是足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