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骑士之死

第三百八十三章 骑士之死

  但愿别把这些鱼肉派上用场啊,因为这些东西都有寄生虫,没有条件充份煮沸的话,吃下去难保就不生病,现在如果病倒可就真是死路一条了。

  下午三点多的时间,另一艘德国潜艇和意大利潜艇终于赶到了,它们的到来彻底让绝望的情况有了缓解,泡在水里的人能登艇了,而且其他几艘艇的拥挤状态也得到了极大缓解,虽然还是不能下潜,但却可以前进了。

  因为邓尼兹在德国所做的有效沟通,法国政府派出的救援船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但他们的出发地却是远离事发地点的象牙海岸,因为只有那里,才有西非的法属殖民地。

  既然可以移动,几只潜艇的艇长就决定向象牙海岸的方向进发,并且与法国一方定下了船队的碰头地点,越早碰上头越好,因为这一千多人的水粮真不是只靠着几艘潜艇就能供应上的,潜艇为了远航带的补给虽多,但那也只是准备的50人份,如果不赶快碰面的话,最多一个星期,艇上艇下的人就全都要挨饿了。

  就在德国潜艇竭尽全力救援这些海难者时,英美盟军也接收到了U-156号艇长所发出的明码求援电文,英国政府的反应极慢,派出的两艘救援舰竟然要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才能到达,也不知是来救援的还是来收尸的。

  美国人就更不用提了,他们在南大西洋上的阿森松岛密秘修建了一个名为怀德威克的空军基地,因为刚刚修建好,所以被美国当成宝贝一样的保着密,这个岛屿的位置极好,从前本来是属于圣赫勒拿岛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做为反潜使用的话,会对整个南大西洋进行有效控制。

  凭着岛上的一个水上飞机中队,美国人完全有能力及时补给及救援这些海难者,可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他们的确派飞机出来了,而且按着明码电报给出的作标飞来,但他们的目地却不是救援而是杀戮。

  当天边出现一架美国的水上飞机缓慢飞向潜艇时,几个潜艇艇长立刻分散了,以U-156号潜艇为中心的四散而去,而U-156号潜艇则留在原地,不断的用灯光打出摩斯密码来和对方沟通着。

  飞机越来越近了,雷震云站在自己的潜艇上举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U-156号,156号发现灯光密码没起作用,就在潜艇的塔楼处铺开了一张大红十字旗。

  飞机慢吞吞的在潜艇上空盘旋着,根本就不理下面潜艇用灯光打出的摩尔斯码,不久之后就飞走了。

  几位艇长互相用电台联系着,但谁都猜不出来这架飞机是什么目地,只得按着原计划继续向目标海域行驶,然而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又一架看不出国籍的飞机出现了,飞到156号潜艇上方略一盘旋,就打开了机腹的舱门。

  雷震云举着望远镜看着,希望从舱门里能投掷出折叠艇等这些救生物资,然而他失算了,从舱门落下的竟然是炸弹,而且还无比准确的落到了一艘救生艇的头上。

  炸弹瞬间就把那艘小救生艇给炸了个粉碎,艇上挤满的近一百个人也瞬间消失,雷震云惊叫,连同他身边的徳国水兵都惊呼着为什么?

  U-156号的艇长让人用最快的速度砍断了脱拽救生艇的长绳,他一共拖着四艘救生艇呢,如果不断绳,难保炸弹不会再落到那些救生艇上,失去动力的救生艇慢慢停到海面上,而那架飞机却又盘旋飞回,向正在高速驰离救生艇的U-156号又扔下一枚炸弹,这枚炸弹没有准确的命中潜艇,但却掉落在潜艇中部不远处发生了巨烈的爆炸,掀起的巨浪把潜艇高高抛起之后又重重落到水面。

  飞溅的水花落下之后,雷震云才发现不但站在潜艇上的所有人都没了,连那漆黑的潜艇塔楼都不翼而飞,倾斜的艇身栽歪着勉强航行在水面上,大量躲在舱内的德国水手和海难人员此时全都冲上潜艇,奋力将刚才被震进水中的人拽上艇身,而就在此时,盘旋在空中的飞机又回来了,随着越飞越近,连续的机炮炸响也传到雷震云的耳朵中。

  他们在用机炮扫射落水的人,目瞪口呆的雷震云站在艇顶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这就是委座和党国天天宣传的正义之师吗?这就是自己的盟军吗?

  就算是日本鬼子,在这种情况下所做的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雷震云所在的这艘潜艇也看到了这一切,艇长立刻下令让自己的潜艇尽快驶离U-156号,越远越好,因为盟军飞机随时都会扑过来给他的潜艇毁灭性的攻击。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要下潜了,只有下潜才能躲开空中的攻击,可是现在下潜得了吗?望着艇上甲板的100多号海难者,艇长咬着牙命令潜艇保持在水面航行,既然干了那就干到底,至于今后的命运是什么,那就去他妈的吧。

  本来结队赶路的潜艇群只能各自散开,而遭受轰炸已经严重受伤了的U-156号,在留下一部分水粮之后只好钻进水中,将他拖着的三条救生艇留在了水面上,但临走前斯泰因艇长也告诉了那些难民,还有三天,法国人的救援船队就会到达这里了。

  在潜艇拖着四支救生艇,用最慢的速度航行时,雷震云看到了愁容满面,叼着一支眼的艇长呆呆的望着大海,就走到他的身旁问道:“你和你的同事,会后悔今天的行为吗?”

  艇长看着他笑了笑,也递给他一支烟道:“我们是军人,是军人,不是军犬,但战争已经让我们越来越像一只军犬啦,妖兵先生您也许不知道,在开战初期,我们和敌方的潜艇部队在发现对方的运输船时,都会先拦停之后上船检查,等把所有人都安全送上救生艇之后,才发射鱼雷打沉那艘船,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真正的海上骑士,战争的双方无关乎对错,但最起码的人性还是要有的,可是现在呢?拉科尼亚号上本来有2700多人呢,如果我们事先警告会怎么样”

  雷震云没有说话,而是叼着烟看着艇长,艇长笑了笑道:“会打沉我们的,别看它是一艘运输船,但船上的重火力都快赶上一艘轻巡洋舰了,做为一个人,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事,但我想,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被允许发生了,海上骑士的时代,在今天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