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生死之间

第三百五十二章 生死之间

  索马里对吉布提的这两艘军舰也很是恐惧,因为他们的国家不适合人类居住,大部分的国土都是废地,要想生存,唯一的方法就是靠海吃海,和平时期出海打劫外加打鱼,战争时期种他的土豆和香料出口,好给老百姓去换粮食,如果和吉布提结了怨,陆军好办,海军可拿什么跟人家拼,就算全境占领了吉布提,人家这两艘军舰封闭了你的海运,也一样是个蹲家里吃土啃泥。

  至于说指望英国人帮忙这个可能性可是实在太小了,平时的英国人抠得就像个饿死鬼,还想靠他们搞定对方的军舰?再说了,想搞就能搞了?人家德国人可在那戳着呢,别再惹毛了德国人,他们的非洲军团分出来十分之一顺着红海往下一冲,十个索马里都架不住人家这一锤呀。

  所以吉布提这一搀合,索马里政府就不敢再往大里闹了,连英国人苦巴巴改造后扛来的一颗深水炸弹都不要,三个国家的老百姓就在潜艇顶部水面打开了嘴炮,谁也不敢先向谁下手。

  眼看着三个国家像演大戏一样的和自己玩儿野路子,急红了眼的大英帝国彻底露出了自己的獠牙,竟然派出间谍直接扑向潜艇所在位置,准备自己投下这可深水炸弹。

  然而,他们低估了三个国家对今后和平生活的强烈愿望,几十艘小木船直接在英国小船的面前摆了个一字长蛇阵,硬是把英国人给挡在了外面,索马里和也门两国还创造性的弄出了个代称词汇,你们英国人是看不起我们还是信不过我们?这就是赤裸裸的污蔑。

  污蔑?这句词儿是用在这个时候的吗?英国人费了半天心思都没研究明白这个污蔑是从哪来的,还以为是句暗语呢,拆了单词挨个字母的来回分析,在这个时间段里,还告诉自己的人暂缓行动。

  就在这个时间,潜艇里边却充满了绝望的气息,经过半天的水下状态,潜艇内的氧气已经消耗过半,所有人都已经感到死到了临头,那些受伤的人更是受不住缺氧和精神上的压力,有人昏迷,有人自杀。

  门格勒做为一名医生,一个在苏俄战场上活下来的军医,在整个潜艇里来回的忙碌救人,让雷震云都对他刮目相看,本来还以为他会被吓瘫在地呢,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有点尿性。

  然而门格勒再怎么工作也是治标不治本,忙到最后,他也疲倦的躺到雷震云身边,用一块本就沾满了血的毛巾擦着手道:“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雷震云摇头,这个情况他能有什么办法?门格勒难受的将毛巾甩到一边道:“你要是没办法,我们就全都要死在这个大铁棺材里了,你再想想,希姆莱阁下说你是妖兵,我都不知道妖兵是个什么意思,是魔鬼吗只要你能救我们出去,就算是魔鬼,我也把你当上帝供奉。”

  雷震云道:“如果我能到潜艇外边,也许还能想想办法,可是怎么出去呀?现在还打得开舱门?”

  门格勒看了雷震云一会,吃力的坐起道:“我去问问啊,我不了解潜艇,也许艇长有办法呢。”

  出去的办法还真有,通过鱼雷发射管可以到达艇外,可是想用这个办法出去却极不容易,鱼雷管太细,人只能勉强从里边通过,至于潜水装备就根本就不要去想了。

  且不说谁能憋住从鱼雷管到海面这么长时间的气,20多米的水深对人类来说,水压的压力到是不算大,可是要想保持在水下连续操作却非上去换气不可,现在能游上去换气嘛?

  在潜水之前,整个潜艇可是一直在让人家用枪打呀,这要是一在海面上露头,乱枪下来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

  一想到这里,艇长和门格勒就全没说话,无论怎样,躲在水下去还能有小半天好活,如果上去,可能转眼间就要被乱枪打死了。

  雷震云却没觉得有多严重,对他来说,冒个险什么的不算大事,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人等着自己给他们讨活命呢,所以就对门格勒道:“你翻译给他听,有办法就直接说。”

  再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艇长只好把他的想法合盘托出,希望雷震云能帮他们这个忙,在这种情况下,他手下的水兵是不可能完成这种任务的,从鱼雷管到水面的这段时间太长,没有潜水装备下,他们出去一个就会淹死一个。

  这一招本来艇长都琢摸半天了,只要弄断捆住潜艇后部的东西,就可以让潜艇上浮接触到空气,哪怕是被俘也好过被活活憋死,然而钻通气管的行为却超过了人类的承受极限,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艇长没想到雷震云说他要去试试,本来他也是不打算让雷震云冒这个险的,明摆着去一个就得死一个,又何必着急早半天去见上帝呢,可是门格勒却一顿妖兵的把他给弄懵了,既然门格勒这样说,雷震云也愿意,那自己就算他这个是个办法吧。

  雷震云的任务,就是从鱼雷管出去之后,来到潜艇尾部弄断捆绑物,好让潜艇能够上浮,至于螺旋桨还能不能转,那都过后再说,先打开舱口让大家有个活路再谈别的。

  雷震云把自己脱得剩了个裤头,只背着他那把波斯弯刀就钻进了鱼雷发射管,真正占用时间的是在他钻进发射管之后,因为这个时候有个注水的过程比较缓慢,雷震云被困在里边要一动不动的长达六分半钟之久。

  门格勒在他进去之前一遍一遍的给他讲着整个过程,越讲门格勒就越害怕,他是学医的人,知道长时间缺氧的后果,照他的估算,从雷震云无法呼吸到他潜出水面最少也要八分半钟的时间,这还是在雷震云意识清醒,手脚有力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的。

  正常人类就算经过严格训练,也就是能憋住5到7分钟左右的气,而且还是在不动的情况下,在身体不断运动的时候需要的氧气大增,按着人类肺活量来说,无论吸多少气都不可能支持这么久的身体运转,如果雷震云真是个普通人,或是他这个妖兵妖的还不够厉害,就一定会死在水里。

  门格勒现在很伤心,如果雷震云死在外面了,那他自己的下场就是活活憋死在这潜艇里,所以他不断的告诉雷震云,进去之后只要看到海水进入通气管,就一定不要再动了,连一根手指都不要动,等到发射管的出口打开,就一定别去艇尾,先用尽全力的上浮去换气。

  雷震云还真没怎么潜过水,他到是在打仗时被迫武装泅渡过几回,其中还有长江这种超宽的水域,仗着年纪轻体力足,反正是都挺过来了,所以他认真的听了一遍,按着门格勒教的连续深吸了几次气之后,就向门格勒摆了摆手,按着指点钻进管中。

  进去之后不久,雷震云就感觉到海水带着嘶嘶怪啸急速涌上自己的周身,现在他的身边漆黑一团,所以他也不费那个劲去左看右看的了,索性闭了眼睛就在发射管里等着。

  起初的三分钟里,他还真很镇定,但随着时间的延长,雷震云也有些害怕了,死寂冰冷,在这种完全密封的环境里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可他还没完全品味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发现自己的气开始不够用了。

  正常注水后将鱼雷打出去需要6分半钟的时间,这期间就算是想快都没有多少办法,几个德国鱼雷手用最快的速度操作,也只是多抢回来20秒的时间,这段时间内,雷震云已经感到自己快扛不住了。

  他从来都没受过什么潜水训练,就是靠一口气憋的时间长短来硬挺,从入管后四分半钟开始就已经让他肺中的氧气耗尽,但雷震云却记得门格勒的话呢,越是感觉憋不住就越不要动,胡乱挣扎只会更快的消耗掉身体里的氧气。

  要死了吗?雷震云静静的躺在鱼雷管中,手却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好借着疼痛来让自己保持着心头的清醒,熬,只有熬,门格勒告诉过他,越到最后就越难熬,自己一定要挺住,哪怕只是一秒,都是生与死之间的天地之差。

  可是真的快忍不住了呀,雷震云双手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连指甲抠进肉里鲜血流出他都不知道,只剩下咬紧的牙关和全身的剧烈颤抖,突然,他听到头顶处有活门发出的响动传来,雷震云再也顾不得别的了,双腿用力一蹬,迅速从打开的出口蹿了出去。

  一到海中,他就看到头顶处那一片璀灿的阳光和密密麻麻的船底,此时的他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奋力蹬动双腿冲向水面,可这却是20多米的水深啊,再加上全身的激烈运动,只蹬了几下水,雷震云就再也憋不住气了,第一口水呛入肺中之后,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海水就灌满了他的肺部。

  当海水冲进他的肺中,雷震云的意识也开始漠糊,身体更是失去控制的瘫软,开始慢慢沉入水中。

  在这死亡的一瞬间,他体内的金蚕和蜈蚣全都知道了大事不秒,但这个情况与其他时候不同,就不是靠给雷震云输送点强心剂能解决的,所以金蚕坚守着雷震云保持住他的心脏勉强跳动,蜈蚣却脱离了雷震云的身体一头扎进海底。

  要找个助力,至于这个助力能不能找到,就看老天爷赏不赏这个活路了,蜈蚣宛如一条水蛇一般在水里弯曲游动,时不时的还在珊瑚礁时里来回钻找,突然,一条巨大的海鱼从珊瑚礁的一个孔洞里探出头来,它盯着游来的蜈蚣一动不动,可等蜈蚣游到它头顶时,却一口上去就咬。

  蜈蚣要找的就是这么个东西,一看它向自己咬来,就豁出命去了的硬扛了这一口,但一等对方咬中,却一弯身子狠狠咬在对方的舌头上。

  这一口下去当即就让这条怪鱼酥了半边身子,可还没等它再想对策,却感到舌头被猛然一拉,嘴里的这个东西竟然拉着它游向上面的水层,如果不跟着的话,只要用力一挣,那自己的舌头和五脏六腹就得都跟着出去了。

  蜈蚣带着这条怪鱼不断上浮,上到雷震云身体下面只后又是用力一拉,怪鱼疼得全身乱抖,跟着拉扯向上一蹿,顶得雷震云开始往水面处飘升,然而这个办法却太慢了,那一条鱼再大也只不过才一米多的长短,力气并没有太大,眼看着它顶得越来越慢,金蚕急得一头从上面扑下,抱着鱼脖子就连咬了两口。

  这两口下去,也把肾上腺素这类东西打进了大鱼的体内,大鱼受此一袭突然整个鱼身弯曲得有如打了个对折,然后那条大鱼尾就有如鞭子一样抽到雷震云的背上。

  这一尾巴把雷震云抽得向上急浮,也拍得雷震云顺着口鼻狂喷出两口海水,可还没等雷震云下意识的回一口气,那条大鱼又如炮弹一般冲到,重重的撞到他的后背上。

  这一下撞得很重,雷震云被猛的顶处了水面,仰天喷着海水的又落回了海中,但他的意识却因为海水的喷出而恢复了一些,挥手一抓,就死死的抓住了一艘小艇的船舷。

  他的出现差点没把那些当地人给吓死,这是哪冒出来的呀?再看雷震云这一身纹身和背的那把波斯弯刀,让这些人立刻就产生了一个错觉,真主的使者吗?吉布提,也门和索马里都是***国家,所以一看到雷震云的弯刀就倍感亲切,一个索马里人顺手将雷震云拉上小船,但还没等他问什么话,雷震云却又深吸了一口气,一头又钻进海里。

  金蚕和蜈蚣全没回来呢,蜈蚣被那条鱼咬在嘴里根本就逃不出来,金蚕为救蜈蚣也没再回到雷震云身上,而是一口一口的啃咬着那条大鱼的脖子。

  其实第一口下去,那条大鱼就死了,它哪架得住百年蛊王的剧毒,但它死的时候也是牙齿紧闭,带得蜈蚣也一起沉了底,金蚕唯一的办法就是咬断鱼的脖子,带着脑袋一起浮上水面,可是鱼脖子太粗,金蚕的嘴小,这个活计一时之间还真办不下来,它俩再强也是陆生物种,这么长时间的水下剧斗之后,已经都开始呛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