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吃个虾仁儿

第三百三十四章 吃个虾仁儿

  雷震云的这个坏习惯让潜艇长哭笑不得却又无法可想,把雷震云关进去之后,这道门就不能再打开了,沉重的铁门和绞链都是他特制的,因为铁门太重,怕潜艇配重出问题的艇长还特意少装了两枚鱼雷。

  又因为上面下令让好吃好喝的把这个人押送到德国,他还专门弄了两箱高级白兰地,因为怕被手下的艇员们偷喝,还特意藏进一条密封的管道里,外面贴了封条。

  反正也是给他准备的,心疼肉疼也没办法,把他灌得晕晕乎乎的也许还容易对付了呢,可能那个时候他就能在坐便马桶上痛快出来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这番心血又全都砸了地,雷震云根本就喝不惯什么高级白兰地,一入口就全吐了,还顺手把酒瓶子从送饭的那个小窗里给扔了出去。

  当知道这么高级的白兰地被雷震云称为马尿之后,艇长坐在大通铺上无言的叹了口气,为了买这两箱酒,他都拉饥荒欠帐了,可是眼前的这位爷却根本就不领情,这么好的酒怎么就是马尿了?

  酒瓶摔出去后碰了个粉碎,所以没过多久,整个潜艇里就全都是浓重的酒香,把那些当兵的给馋了个口水横流,有的艇员看到艇长从管道里取酒了,本来他们还克制着呢,但一有这酒味的催残,就全都忍不住了,从此那条管道里的酒就一天比一天减少。

  为了防止被艇长发现,他们喝完的瓶子都没有扔,又重新在厨房找了些刷家伙水给灌了进去,可是刷家伙水的颜色和金色的酒浆对不上,这帮家伙无奈之下只好用了自己的尿来充数,并且还拿艇上的工具把开口又重新封好。

  后来艇长在战后打腻了光棍儿想结婚,就拎着这个酒去拜访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结果……就不用提了,一直到战后10年,年近40的艇长才算搞明白这件事。

  十几次不同人家的拜访都是一个结果,难道上帝想让自己打一辈子光棍儿?那还是顺从上帝的旨意吧,心会意冷的艇长打开了最后一瓶没送出去的酒打算来个一醉方休,哪知道一口下肚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了,十几次啊,居然没有人过来敲断自己的腿,如果换成是自己遇上这种向自己女儿求婚的王八蛋,早把他绑鱼雷上打冰山去了。

  经过这一次之后的艇长居然大彻大悟,不在只顾着去追求自己的婚姻大事,而是一头钻研进酒品的改造之中,终于创造出了自己的酒类品牌,并且把自己从前的艇员全都雇佣到了自己的公司,还娶了自己战友的遗孀,幸福的度过了一生。

  但是现在,艇长却没感到自己有一点幸福,因为这边雷震云的事还没搞定,那边的门格勒又搞出事情了。

  在潜艇里上厕所是一个高技术高身体协调性的高难度工作,门格勒听艇上的人员给他讲了如何操作之后,就满不在乎的进了厕所,凭着他的智商,凭着他的博士学位,难道拉个屎还能出问题吗?

  结果他就真出事了,门格勒的记忆力极强,所以交待的每一个步骤他都记住了,也按着德国人的古板固执完整执行了,可是他却没想到,也没感觉出来,就在他坐得痛快无比时,潜艇下潜了。

  下潜之后马桶的使用方法和在海面行驶时是完全的两回事,门格勒按着在水面时的操作,刚刚操作完成,马桶里的孔洞就给他来了个如同巨浪一般的无差别攻击,素有洁癖的门格勒这回连嘴里都被灌满了。

  不光是这如巨浪一般的一喷,喷完之后,这个马桶就开始咕咚咕咚的往出冒水,门格勒吓得大叫了一声,但喷进嘴里的物件却又冲了他的嗓子眼儿,门格勒脸都绿了,因为他感觉自己咽进去一只虾仁儿,眼看着马桶里涌出来的东西没了自己的脚脖子,门格勒嘴里喷着大粪的冲出厕所就开始喊救命。

  嗅着飘过的味道,看着一身都是屎,还在艇里乱蹦乱喊的门格勒,艇长现在只想一枪轰了自己的脑袋,可是现在死又有什么用啊?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有马上浮到水面先换气再冲洗艇内,不然这些艇员非哗变了不可。

  上浮吧,哪怕上面有天打雷劈也得上去了,按着艇长的计划,白天是水下潜行的时间,只有在夜间才会上浮充电,可是现在却不行了,只有冒险上浮进行清理。

  潜艇一但上浮,就等于是个挨打的靶船,所以上浮之后艇长索性敞着舱盖不让潜艇动了,现在潜艇里粪水横流气味熏天,就算他想让潜艇行动,也没人下去执行。

  潜艇里的四十多人都上了甲板,连雷震云都被艇长给放出来了,这个艇长不是党卫军的那些混蛋货色,更不是**党的成员,在他眼里,战俘也是人,是人就不该被关在现在的艇下。

  一次四人抽签决定,每人在下面清洗十分钟的内艇,就连艇长都不能幸免,罪魁祸首的门格勒就更不能躲避了,唯一的特权是艇长让门格勒在第二轮去抽签,得让他下到海里把自己洗洗,因为现在的门格勒比艇内还让人恶心呢。

  做为战俘,雷震云就完全不用去干这个活计了,茫茫大海想跑都跑不掉,他坐在艇头笑嘻嘻的看着这些人骂骂咧咧的在艇内钻进钻出,高兴得直拍艇壳,艇长听他拍艇听得心疼,就忍着恶臭钻进艇内拿了好多罐头和密封过的食品交给雷震云。

  雷震云可不在意那些屎尿味,国军的卫生条件让国军战士们想在意都在意不起来,别说是还离艇口很远,就算坐在大粪边上,雷震云都能照吃不误。

  但这一开吃,可真把雷震云给惊到了,他吃过国军的猪食,吃过鬼子的饭食,吃过英国人的高级口粮,但这些东西加到一起,也不如德国人的军用口粮好啊。

  别的先不说,只是那手腕子一般粗的大肉香肠,一口下去就把他给美翻了,当艇长为他再打开一罐土豆焖肉时,就算海风吹的急速,也没挡住那钻进他鼻子里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