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迎救计划

第二百六十八章 迎救计划

  借着暗影他走到宪兵队的墙下,刚想顺着墙走过去看看维罗妮卡的俱体位置,却突然发现基地内的几个大探照灯竟然同时亮了。

  雷震云暗叫不好,一个滚身躲进不远处的树林,但只是那几盏探照灯被点起,喇叭里却没有警报声音发出,再看看现在的天色,雷震云不禁心中暗笑,自己有点太敏感了嘛,这个时间正好是日落后亮灯的时候,不是发现自己才亮的。

  不过有了这几盏大灯的来回照射,还真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他只能趁着大灯来回照射的间隙过去查看那些半月窗里的情况,一但大灯照回又得赶快跑回来。

  好在这是晚上,大灯照的虽亮,但其他的地方却黑暗异常,雷震云连着查看了几个半月窗之后,终于发现了维罗妮卡的踪迹,她此时正站在地上两手扶着墙,一脸痛苦的看着半月窗外呢。

  雷震云的出现把维罗妮卡吓了一跳,但她随后就镇静下来,连连向雷震云打了几个手势,雷震云不懂她的意思,也向她打了个手势让她稍等,就返身又回到树丛之中。

  宪兵队内戒备森严,就不是他一个亚洲面孔的人能混进去的,况且他还不懂英文,这回他去的地方还是飞机场旁的医疗室,一进屋,就发现那个外国医生正蹲在地上,把阮必大从床底下往外拖。

  阮必大被拖出来了,可是也看到了正站在医生后面的雷震云,就发出一声绝望至极的叫声又哭了起来,医生并没看到雷震云,拔出阮必大嘴里的塞口布还在不住的问着什么,雷震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将一颗手雷举到他的面前。

  那个医生啊的一声惊叫,手刨脚蹬的就要往阮必大才出来的床底下钻,雷震云被他弄了个哭笑不得,拽着他的脚脖子将他拉出床底道“软必大给我翻译,不然我再打断你几截腿儿。”

  阮必大哭着道:“我不会英文。”

  雷震云用手雷敲了一下他的断腿道:“现在会了吗。”

  阮必大疼得眼冒金星,还没等他下一句话出口,雷震云就又用手雷敲了一下道:“说啊,你要多久才能学会。”

  阮必大忙不迭的点头道“会了会了,我会了。”

  雷震云早知道他是装的,维罗妮卡的心很细,给自己安排的司机一定会说英文,所以雷震云笑道“那我说,你给他翻译,如果一会他的行动和你翻译的对不上,我回来扒你的皮。”

  按着雷震云说的,阮必大一句一句的都翻译给了那个英国医生听,起初,那个英国人是很抗拒的,但看着雷震云手里的手雷,他又不敢说一句不同意,最后被雷震云用手雷逼着只得同意前去宪兵队。

  雷震云在他腰带上绑了两个手雷,又在拉环上穿了绳子,外边罩上白大褂,自己也换上一件白大褂之后,就给阮必大扎了两针玛啡。

  等阮必大神游天外之后,才端了一堆东西借此掩住拉绳,和医生走向宪兵队,进宪兵队还真没有什么困难,因为这里的宪兵都认识这个医生,而且他还是维罗妮卡的主治医生,维罗妮卡的伤又没好,不来这里才奇怪呢。

  在后腰手雷的危胁下,英国医生老老实实的带着雷震云进了维罗妮卡的病房,一进去,维罗妮卡就被吓了一跳,她不明白雷震云是怎么混进来的,肋间的疼痛又让她呼吸不畅,这一紧张差点没让她跌倒在地上。

  那个医生是站在前面的,一看维罗妮卡站立不稳,赶快过去扶住维罗妮卡,但这个举动可把雷震云给弄了个狼狈不堪,医生后腰是绑着手雷的,绳子就牵在他手里,这一下急动差点就给拉响了,雷震云急忙跟着他行动,当发现马上要控制不住时,只好松手放弃。

  维罗妮卡明白雷震云的意思,所以被医生扶着艰难的坐到床上道“我不能跟你走,我现在这个样,怕是受不住路上的癫簸。”

  雷震云无声叹气,维罗妮卡现在不良于行,自己带她走反而是害了她,所以雷震云又问道:“他们会怎么处罚你?”

  维罗妮卡痛苦的笑了笑道:“这个我说不准,但不会有什么大罪的,好歹我也是公爵家的小姐,自己也有个勋爵的爵位。”

  雷震云担心的道“他们会说你叛国吗?如果认定是叛国,你这个什么爵位能有用?”

  维罗妮卡想笑,但肋骨上的伤却让她不敢笑,所以她只好慢慢吸了口气道:“不会的,我叛的什么国啊?你没叛国,我就没叛,你是盟军的士兵,给你提供帮助我最多就是个失察上当了的罪名,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雷震云皱眉想了想道:“我要是干出两件大事来,是不是你的罪名就更轻了?”

  维罗妮卡控制着自己不笑出声来道:“干出两件大事?如果真是这样,我不但无过还会有功呢,不过你可别冒险啊,特别是不能让秀和你冒险,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雷震云笑道:“这个你放心。”说罢在身上乱找了一气后掏出几个日本兵粮精放到维罗妮卡面前。

  维罗妮卡疑惑的拿起几颗兵粮精看了看,雷震云笑道:“当糖豆吃,小鬼子的兵粮精,里边那个粉红色的糖豆又酸又甜,你一定喜欢的。”

  维罗妮卡勉强一笑,将兵粮精揣进口袋道“根据我们截获的电文,你们的齐学启副师长已经被送到马来西亚去了,下一步有可能要转道去日本,没有机会再去救他了,所以你不要在这方面下什么功夫,没用的。”

  雷震云听得脑中轰然炸响,如果维罗妮卡的情报准确无误,那就只能在马来西亚那里想办法了,恐怕自己能为这事出力的地方不多。

  维罗妮卡看到雷震云面现痛苦之色,就对雷震云道:“新三十八师曾派出一个迎救小组去救齐副师座,但这些人却中了日本人的圈套,现在被关在密支那,就算救不出齐师座,你也可以想办法救救他们,盟军高层是没有救援计划的,他们觉得只为这么几个人冒险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