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花叶草虫

第二百三十一章 花叶草虫

  简单的和马英她们商量了一下,雷震云就领着自己的几个人走了,连新分给他的5个新三十八师士兵都没带,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出别人看他时那异样的目光了,还是尽量少和其他人接触吧。

  自己打仗时的方式有时连雷震云自己都感到害怕,因为那都已经脱离人类极限了,别人会怎么看自己?妖精还是神仙?无论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还有一点,就是雷震云发现自己在用那种超常力量进行战斗时,好像在精神上也进入了一种极度亢奋,极度难以自控的状态,甚至有很多时候,他都已经不去在意身边的状况了,这可是与他多年的战斗生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从前的雷震云每一次战斗都会极度小心,连脚下迈出的步子都要多看几眼,因为这些年来,他看过太多的同伴就死在这个上面。

  所以由不得他不小心,可是现在,雷震云感觉自己变了,杀戮的欲望已经高过了自保的欲望,这样的人他是见过的,虽然有些人在部队里威名赫赫,但这些人都是在靠运气活着,一但有一天运气不在,他们的下场就也注定好了。

  只带着李四,小土豆,再加上居美和阿沾,雷震云就开始向鬼子驻扎在山里的营地处返回,大金本来也是要跟他来的,但雷震云却没答应带他,因为自己这里找到齐学启的希望实在是太小了,是属于没办法的办法,如果蓝姆伽那里动用了飞机追踪,大金这个齐学启的卫队成员还是跟着去那边的好。

  有阿沾和居美跟着,钻行在野人山里时就更加安全稳健了,这两个人是土生土长的山里土著,能通过任何异常的地方来判断出眼前是什么情况,比雷震云这个半桶水的二把刀要强得多,果然在他们倒追着鬼子来时的痕迹大约一天半的时间后,居美就领着大家停下了。

  她和阿沾同时看着前边林子里的一棵大树,似乎发现了上面有什么东西,雷震云虽然没看到什么,却一把将两人都拉到隐蔽之处,居美和阿沾虽然眼耳锐利,却没有和鬼子作战的经验,还不懂得发现问题先隐蔽之后再去寻找答案,从她俩的反应上看,恐怕是有鬼子藏在树叶中等着打黑枪呢。

  如果对方在这里埋伏,那就说明他们的驻扎地离这里不远了,不然躲在树上干耗他们都耗不起。

  要怎么办?直接用冲锋枪扫射吗?还是用掷弹筒扔两颗手雷?如果是那样的话,有可能会惊动到驻扎地的鬼子,他们就该利用熟悉的地形和自己这些人打埋伏了,更可怕的是,如果齐学启还没被运走,这一下能刺激得鬼子直接杀掉齐副师座,那就弄巧成拙了。

  最好的处置办法,是趁着天黑悄悄潜过去用刀子解决,可是现在离天黑还远着呢,借阿沾的飞虫保护自己硬冲过去?那也不行啊,还是会被鬼子的明暗哨给发现,万一齐副师座真在这里呢?

  雷震云把附近可以借助隐蔽的地方都扫看了一圈,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利用的有效地点,鬼子对这里清理得非常彻底,根本就没留能让人偷偷靠近的隐蔽物,连稍大一点的石头都凿碎挖走了。

  除了要利用起到掩护头顶的那些树,就再也没有能提供躲藏移动的地方了,而要利用这些树恐怕也不行,因为鬼子既然敢留下这些树,就会在不同的视线里设下好几个哨兵,静等着别人来上钩。

  看来不想等也得等了,自己又不会什么隐身术,在白天是无论如何也靠不过去的,如果有隐身术,那可就真能过去把鬼子的天皇给勒巴死了,想到这里他忽然很感兴趣的问阿沾道:“你们蛊师,或是南洋谶降这些……里边有隐身术吗?”

  阿沾意外的看了看雷震云道:“隐身术?把脸蒙上让别人认不出来算吗?如果不算,我们蛊术里就肯定没有,别的术法里我也没听说过,应该也是没有。”

  居美道:“不是听说中原的道术里穿墙,隐身这些法术吗?”

  阿沾轻笑道:“别听他们吹牛,那都是骗人的。”

  雷震云还真想顺着话头问问,因为他对这些很感兴趣,可是现在却不是时候,就又问阿沾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被人发现的就把那棵树里藏着的人弄死的?”

  阿沾和居美同时对视了一眼,居美道:“那棵树里有人藏着?”

  雷震云不解的道:“不是你俩发现不对劲的嘛?才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那棵树。”

  阿沾和居美又对视了一眼,阿沾才看着大树的方向道:“如果树里藏的真是人,那我们刚才就已经被发现了。”

  雷震云吃了一惊,居美却对雷震云道:“你不要太担心,树上如果是人,那他看到的也就是我俩和光着膀子的你,那俩穿军装的还没到能被他发现的位置,应该不会把咱们当成是你们这些当兵的。”

  阿沾也道:“山里的人有时也会出现在这个位置。”

  雷震云听罢缓缓点头,他心里有个主意了,冒充山里的山民凑过去下手,这到真是个办法,只不过还要观察一下,看看其他哨位都是在什么地方才行。

  就在他默不作声暗打着主意时,阿沾却来了一句:“要弄死树上的东西很容易,不用咱们动手的。”

  雷震云惊呀的看着阿沾,阿沾从什旁摘下一片草叶放在唇间轻轻吹动,雷震云有些疑惑的看着阿沾,因为他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可是转眼之间他就吃了一惊,因为他看到远处一团灰蒙蒙的东西正在空中划着诡异的图案飞向那棵大树,没过多久就全都钻进树叶中去了。

  只是片刻之间,树叶里就传来一个人的狂吼,接着就见一个身缠白布的鬼子兵从树上跳下,拼命的一边扑打着身上的虫子一边解着身上的白布,可是没过一会,这个鬼子兵就软倒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雷震云吃惊的看着阿沾道:“你这是……也是蛊术?”

  阿沾道:“花叶草虫皆可为蛊,这不算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