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烈火焚身

第二百一十一章 烈火焚身

  这个木村少佐现在就坐在自己的帐篷里,一个人默默的擦着手里的长刀,这就是天皇亲授的那把刀,是他片刻都不肯离身的珍宝,现在他就擦着自己的珍宝,在心里把石井刚夫的祖宗都给骂遍了。

  这个靠着女人裙带爬上去的小人,靠着的女人还是他的弟媳,难道里边还有什么禽兽勾当吗?什么东西,这样的人居然也可以爬上大佐的位置,听说还就要提少将了,说出来都让人无地自容。

  自己为什么如此倒霉,竟会被分到他的手底下,自己可是陆大军刀组的精英,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为什么会给几个搞细菌的杂碎当下属呢?

  大日本帝国是要靠武勇夺取天下,而不是靠细菌去偷取天下,用卑鄙下流的细菌战来打败对手,那还要自己这些军人干什么?武士的荣光是来自与敌人的鲜血,而不是那些爬满人类全身的蛆虫。

  王八蛋,还让高贵的大日本皇军穿上低贱的中国军服,这样就更与贼人无异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面的军人?难道武士的荣耀他完全抛弃了嘛?

  不对,他哪里算得上武士?只不过是出身于只有下级武士之名,却制酒贩布的商人家庭罢了,有可能连他家的那个武士的名号,都是某个入赘到他家的前代武士带过去的呢。

  就这样一个下等商人的出身,局然能和大日本帝国的顶级贵族攀上姻亲,真是老天不长眼,他们兄弟靠的是什么?不就是那一点九米的大个子吗?个子长得大又能怎么样?还不只是个小商人家的出身?

  相反再看看自己,陆大精英,御家人武士的出身,就算身高不如他们,一米五二的个子也不算矮了嘛,怎么就没有大贵族家的长女看上自己呢?

  想到这里,木村少佐抓起面前的酒瓶就猛灌了好几口,等着吧,总有一天自己要把他们兄弟踩到脚下,让他们知道,像他们这样出身的贱民只配给自己擦鞋。

  连灌了好几口酒的木村少佐有点迷糊了,他本来就没什么酒量,现在喝的又是缅甸特产的虎骨甘蔗酒,这种虎骨酒虽然喝着有丝丝甜意,但却比他们日本产的清酒度数要高得多,只是这几口下肚,他就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按着石井刚夫的分析,估计最快也要到明下天午,才会有国军的增援部队赶来,所以石井就下令让木村安排士兵们好好休息一晚,不用一到就弄得太过紧张,临睡前也可以喝一点酒,所以木村一边在肚里咒骂,一边完整的执行了石井刚夫的命令。

  就算他极度看不起石井兄弟,但也还不得不依附着他们,因为石井兄弟登龙有术,在日本的军政界吃得极开,人脉更是深厚得不得了,与自己同期的同学现在大部分都还只是尉官呢,而木村却已经当上了少佐,并且有望能在明年提上中佐之位,这可真是借了石井兄弟的势力,到了那时,他也就能被别人称为阁下了。

  所以就算木村现在极度鄙视石井兄弟,也不得不低头躬身的供他兄弟调遣,只有在夜深人静只有他自己时,才会喝着闷酒发一通劳骚。

  又仰头灌了几口酒,浑身燥热的木村吃了一口打开的牛屎罐头,又厌恶的把它扔到一边,在73部队的这些年把他给惯坏了,别看这只是一支让人瞧不起的细菌部队,可是伙食好的却几乎可以直追海军大和舰上的伙食待遇,而且还随时可以拿着丰厚的奖金去城里的大馆子去改善,相比之下,这个鬼地方简直就不是人待的,不但没吃没喝,还满是蚊虫蛇鼠,热得整天睡不着觉,不喝点酒都闭不上眼睛,比起中国的东北来真是差得太远了。

  雷震云等到营地内的鬼子完全入睡,才悄悄的开始行动,他借着黑暗和身上伪装服的掩护,悄悄爬进了连围墙都还没扎好的鬼子营地,至于目标他也早就选好了,就是被几个木板营房围起来的那个木头屋子。

  顶属那个木屋做得最结实,雷震云目测过后发现,那个木屋的圆木居然都是双层的,从00米外都能挡住重机枪的射击,而且刚才在外面,雷震云就能看木屋中有光亮出现。

  鬼子们在热带一般不搭木屋这类东西,最多就是盖个四面通透只有头顶有盖的挡雨棚子,而且向来也不在棚子里点什么灯,顶多是做饭的炉灶发出的火光,但这一个却不是,因为那个木屋里发出的是电灯的光亮。

  有大鱼,雷震云轻手轻脚的爬进营地,又寻着暗影钻进那个木屋,一进到屋中他就嗅到一股强烈的酒味,借着屋内一个电油马灯所发出的亮光,雷震云看到一个矮胖釉黑的鬼子军官正仰躺在床上鼾然大睡,而在他的怀中,却抱着一把造型古朴雄浑的日本武士刀。

  他不认得刀柄处那天皇家族专属的菊纹家徽,就是觉得这把刀比自己背的那把好多了,雷震云抢来的那把只是个佐官武士刀,量产的普通型号,而且因为连续战斗,刀都已经砍缺了口。

  和他换换,想到这里雷震云悄悄抽出鬼子军官怀里抱着的武士刀,把自己这把佐官刀又给轻轻塞了回去,可是当他轻手轻脚的换完之后,心里却突然觉得好笑,这么小心干嘛?直接一刺刀捅了他,然后什么不是随便拿呀?

  想到这里他翻手就要抽刺刀,但就在此时,他却听到板房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和低低的呼唤声,板房是左右两边都有出口的,所以雷震云迅速闪身跑到外边,又轻手轻脚的爬向营地外面,算他命大吧。

  已经睡熟了的木村少佐被手下人叫醒了,原来是身在中国东北的石井四郎给他哥哥发来的一封电报,木村少佐连看都没看就把电报塞进了口袋里,到时间巡营了,幸好这个士兵来得及时,不然自己就误事了。

  跨着战刀他在营地里来回的巡着逻,此时他的酒劲还没过去呢,但凭着多年的感觉,他却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直到又走了好几分钟,他才发现是自己的刀变轻了。

  这是怎么回事?木村踉跄着酒步来到一堆篝火旁将刀举到面前,这才发现自己的天皇御赐战刀竟然被人给换了,急火攻心下木村少佐突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一头就扎进正烧着的篝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