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们不是一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们不是一路

  雷震云一听到有飞机引擎的声音就爬到树顶,但现在他离刚才打下飞机的地方已经很远了,天又已经暗了下来,所以林奇和他的僚机没看到雷震云,但雷震云却看到他们了,更看到两大包东西从P38的挂架被扔向地面。

  又来送东西了,雷震云惊喜之下急忙跑向空投地点,但跑过去之后他才发现,一个包裹穿过树冠正砸到地上一块巨石上,地上散落的东西到处都是,包括那部电台,在巨烈的撞击下零件基本上都飞干净了。

  雷震云站在那里都傻了,这么多的东西,自己也背不回去呀,还有这部电台,雷震云认识这玩意,知道它现在有多重要,可是这都……摔得稀碎了呀。

  在地上捡了几把电台零件,雷震云不再捡了,因为天暗得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他只得在包裹中收拢了点药品,又把破电台和一张大纸也塞进包里,背着就走回伤兵山洞。

  回来之后,他就把电台摆到了山洞中间,谁会发报到还在其次,现在谁会修理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他们这些当兵的哪有懂电器修理的?捅软摸硬的看了半天都只是摇头,到后来,雷震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二层找维罗尼卡,也许这个洋妞懂这个呢。

  维罗尼卡开始时满脸坏笑的看着走来的雷震云,心里却在盘算着自己的主意,这是她的情敌,可也是她的搭子,因为如果没有雷震云这个过渡,她和林秀的事就是一场空,林秀现在看到维罗尼卡就躲,维罗尼卡腿脚不灵还追不上她,所以只能坐在二层拿瓜娃子出气。

  但当她发现雷震云捧过来的是部电台时,维罗尼卡立刻喜上眉捎,有了这个东西,好多问题就全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当她惊喜交加的接过电台一看,当即满脸失望的道:“这只是半部电台嘛,其余的在哪?”

  雷震云道:“剩下的零件我天亮之后去捡,他们空投下来时摔石头上了,你懂这个东西吗?”

  维罗尼卡为难的道:“发报我会,但我不会修理,如果真的摔成那个样子,怕是你把零件捡回来也没用了。”

  雷震云颓然坐下道:“那可坏了,对了,他们的包裹里还有一张纸,你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维罗尼卡接过来看了看惊喜的道:“这是野人山的区域图啊,上面还标出了明天下午十六点的空投位置,我看看,这个地方叫……四树查坂,你看,就是这里。”

  雷震云一听到四树查坂这个名字先是呆了一下,然后颓然软倒在维罗尼卡身边,维罗尼卡笑道:“哎呀,晚上打算在这了?那我去把那个讨厌鬼赶走,你去把秀也叫下来,咱们三个好好热闹热闹。”

  雷震云没心情和她开玩笑,现在他可真傻了,四树查坂,自己去了就算彻底到家了呀。

  那个仙姑阿沾可是说过,自己再去那里就杀无赦,自己反抗过了,连枪带炮再加上两条蛊王全都白给,这回又去……死洋鬼子,老子帮你打飞机,你却把老子送上死道儿了呀。

  维罗尼卡看他脸色有异,就担心的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说罢用手摸上雷震云额头。

  雷震云都没察觉维罗尼卡的手,他呆呆的看着维罗尼卡的脸好一会,突然从地上坐起来道:“如果我明天中午前没回来,你不要让任何人去四树查坂,千万记住,不要让任何人去。”

  维罗尼卡不解的道:“为什么?”

  雷震云此时正要离开,苦笑回身对维罗尼卡道:“那里太危险。”

  维罗尼卡着急的道:“那你还去?”

  雷震云无奈的道:“有些旧帐,总得了一下才成。”

  凌晨时分,雷震云扛着百式冲锋枪和一大包吃喝,又来到了这个让他肝颤腿软的地方,四树查坂,还是一大片空地中间光秃秃的四棵巨树,洋鬼子其实选这个地方投送物资也不算错,因为有大片空地,这在野人山里算得上是绝无仅有的地方了。

  雷震云扛着大包站在密林边缘略一迟疑,就走进空地,将大包放下之后仰天大喊道:“阿沾姐姐,阿沾姐姐你在哪?”

  话音刚落,他的对面就出现一团淡淡的雾气,雾气之中,阿沾脚不沾地的飘浮在离地一尺多高的空中,静静的看着雷震云。

  雷震云跪下了,伏地给阿沾施了一礼道:“阿沾姐姐,我是不得已才又到的这里,不是来伤害这四棵树的,请阿沾姐姐见谅。”

  阿沾平静的看着雷震云道:“你还让我饶他一命吗?”

  雷震云听得诧异,他回头看过之后才发现,原来居美此时正跪在自己身后,居美也跪伏在地道:“是,请阿沾姐姐放过他。”

  阿沾轻笑道:“他不是你的男人,你们两个身上,没有对方的气息。”

  居美又叩拜了一下道:“请姐姐,不要和他计较。”

  阿沾仰头看了看头上的月亮,又轻轻晃动着自己的头肩笑道:“小居美,他不是你的男人,你又何必顾及他的死活?”

  居美的身体微微一颤,伏在地上道:“姐姐,我欠他一命。”

  阿沾轻笑道:“你欠他的一命,上回就已经还了,这回,他就随我处置吧。”

  居美诧异的抬头看了看阿沾,又迅速低下头道:“姐姐是要……。”

  阿沾围着雷震云缓缓打着转道:“我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说罢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抚过雷震云的额头。

  居美全身又是一抖,跪在地上道:“姐姐,您还是……把他留给我吧,我舍……不得他。”

  阿沾仰天大笑道:“居美,他不属于这里,你又何必留他呢,还是让我送他上路吧。”

  居美惊恐叫道:“姐姐,居美求您了。”

  不等居美的话音落下,雷震云呼的从地上站起道:“不用求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说罢摸出一个集束手榴弹就准备拉弦。

  阿沾阴冷的目光罩向雷震云的全身,把雷震云看得全身都开始发麻,但他仍硬挺着对阿沾道:“我是诚心道歉而来,没有恶意,你为何要如此为难?”

  阿沾冷哼道:“没有恶意?那跟你一起来的人呢?他们也没有恶意?”

  雷震云吃惊的回身看了看居美道:“什么他们?”

  他的话音刚落,树丛中就又人笑道:“她说的是我们,阿沾姑娘别误会,我们和他真不是一路,他是来……道歉的?我们却是来杀你的。”说罢树丛中就闪出两条黑影。

  不等阿沾回话,雷震云就怒骂了一句:“去你妈的,给我接着。”说罢甩手把手榴弹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