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蛊王之主

第一百二十三章 蛊王之主

  算他两个命大,雷震云在心里骂了一句,就换了另一个方向摸了下去,不能惊动他们,如果这里有两个站岗的鬼子,那他俩身后就是入口的可能性就会很大。

  换个方向再看看他们的守卫分布,确定哪里是他们的防御重点之后再说,可是雷震云刚走出去没几步,却见那两个鬼子哨兵身后突然有亮光一闪,接着就听到一声暴喝:“昂的八嘎。”

  随着话音,一个又矮又胖的身形从亮光处冲处,抡起手掌就开始抽这两个鬼子哨兵的嘴巴。

  大嘴巴抽得又脆又响,那个矮胖子一边抽着他俩一边痛骂,雷震云不知道他骂的是什么,可是看那情形,却知道一定与那两个鬼子抽烟有关。

  两个鬼子的确该打,这个矮胖子没做错,可是自从这个矮胖子出现,雷震云的心里就重重吃了一惊,因为他发现矮胖子蹦出来的地方,出现的是电灯的光亮。

  鬼子们在这里还有电可用了?他们从哪里扯来的电用的发电机?不对呀,没有发电机发出的轰鸣声啊,难道附近还有其他更大的暗堡群吗?

  这个地堡的入口算是找到,但雷震云却不敢再向对方发起什么进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向地堡下手,就算能全歼了对手也只是个打草惊蛇,鬼子绝对还有更大更重要的地堡在附近,只有端了那个地方才能给对方造成最大破坏。

  看来今天还真不能对他们下手了,就在雷震云打算暂时先脱离这里时,他后背上的金蚕却突然叫上了。

  它这一鸣叫当即惊动了蜈蚣王,蜈蚣王没跟着金蚕一起鸣叫,但却抖动身子把身上的鳞甲撞击得啪啪做响,雷震云心中一紧,因为他知道不但别的蛊王已经逼近,连对面那个鬼子暗堡也给惊动了。

  矮胖的那个鬼子头目一听到声音就停了手,抽出腰里的手枪死死盯着声音发出的方向,鬼子夜间的视力远远不如雷震云,所以他们三个压根儿就看不到任何情况,但那个领头的鬼子却不傻,抢过一个哨兵手里的三八式,照着声音发出来的位置就来了一枪。

  这一枪什么都没打到,因为见势不妙的雷震云早趴到地上去了,正举着枪瞄准对面的矮胖子呢,还是武器不趁手啊,雷震云有把握一枪干掉一个,但是否能有机会打第二枪他却不知道,一开火自己就暴露了,到那时对方恐怕连手雷都会扔过来,这黑灯瞎火的,想躲都不知道落点在哪。

  不能打,只有先撤退再说,可还没等他回身逃跑呢,却猛然听到一阵恐怖至极的惨叫,接着就见那处灯光下涌出一群黑影,这些黑影发着惨叫连跑带蹦的没一会,就全都倒在地上不动了。

  雷震云吃惊的看着那个亮灯的地方,三个站在外边的鬼子也一样,都瞪这那里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只是几秒钟过后,一个站岗的鬼子忽然蹦着高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就一头扎在地上开始打滚儿。

  其他两个鬼子瞪着那个倒地打滚的没一会,忽然惨叫着开始回身就跑,雷震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知道现在是下手的好机会,就一枪过去打翻了那个矮胖子,但最后一个日本兵却在黑暗中不知跑到哪去了。

  要过去看看,反正已经出了这样的事,那也就没什么密可保了,如果里边有炸药,就炸了这个地方再说,可是等雷震云过去看过之后,也不由得头皮开始发麻,遍地都是鬼子,其中有的还没咽气,他们的身上脸上全都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金蚕的蛊臣和蜈蚣,这些虫子正疯狂撕咬着地上的鬼子,有的已经把脸都给咬烂了。

  雷震云倒吸了口冷气,闪身走进那个发出灯光的暗门,里边应该是没有残余的鬼子了,这些虫子无孔不入,鬼子就算想藏都藏不住。

  地堡不算太大,大约有20几平米的空间,正对面处还有一道铁门,但却是半开着的,地面上还留有虫子爬过后留下的黏液痕迹,雷震云盯着那些痕迹苦笑,逃进铁门的鬼子怎么没想着关门啊。

  这里一定有很多通风口,就算关了铁门也一样是个死,最多也只是多拖上一会罢了,活该你倒霉吧,谁让你不在你们那个小岛上老老实实种地呢。

  想到这里的雷震云随手推上铁门,插了门上的铁栓,外边这个屋子还没搜完,就先不去门里的这间屋子了,只要别从里边蹦出个鬼子给自己一枪就行。

  鬼子外边的这间屋子有好几个射击口和观察孔,雷震云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些孔全都被开在各个隐秘之处,在外部很难有效发现,再有就是围着射击空摆放的一袋袋大米,还有两挺歪把子机枪和几箱子弹与其他武器也摆在射击孔前。

  没有炸药,连着挑开好几个米口袋之后,雷震云又把目光投向了那道铁门,看来鬼子是把好东西都放到里边去了呀,

  走到铁门旁他刚想去摘门栓,却猛然感到身上的金蚕和蜈蚣全都同时发出巨颤,雷震云暗叫不好,快步跑回入口用力把入口大门又给顶上了。

  他刚刚顶上大门,就听到大门发出砰的一声,好像是有什么撞到了大门上。

  雷阵云一愣,但随后却又传来好几下不大的碰撞之声,雷震云猛然醒悟,扎手扎脚的将那几个射击孔和观察孔全都给堵住了。

  是蛊虫,一定是其他蛊王的蛊虫先到了,它们正在试图进到地堡里来呢。

  他身上的金蚕和蜈蚣同时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靠近,两只蛊王为求自保,只能开始应战,现在两只蛊王虽然还是势同水火,但却都知道只有保住雷震云它俩才能活下去,所以只在一瞬间,蜈蚣和金蚕就同时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漆黑的雨林中,七八条身影现在正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这个鬼子地堡,在这些人影中,一个特殊的身影正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被众人团团围在中间,而一只一尺多长的白色灵狐,也正蹲坐在这个人的肩膀上。

  随着这个人的一呼一吸,一道若有若无的红色气流,也随着呼吸出现在这个人的口鼻旁。

  他一直默不作声,身旁的其他人也都不敢说话,直到过了良久,身旁的一个高壮大汉才一躬身道:“菩萨,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那个被叫作菩萨的单打了个稽首道:“阿弥陀佛,你等不及了?”

  那个大汉笑道:“不敢,小的唯您马首是瞻。”

  菩萨微笑道:“那你就领着你的人进攻吧,我在后面接应你。”

  那大汉语气微顿一顿后道:“遵命。”

  大汉向前迈出几步,跟在他身旁的四个人也同时迈步跟上,几个人同时吹响口中的竹哨,什么声音都没有,但附近林中的宿鸟却同时发出惊叫,纷纷在漆黑的夜里飞到了半空。

  在无声竹哨的催动下,地面上很快就出现了满满一层的各种虫怪,发出沙沙之声的开始向地堡接近,金蚕和蜈蚣的蛊臣此时已经杀退了几波对手的攻势,一见到如此庞大的一波攻击,也全都摆好迎击的阵势。

  凶多吉少了,两只地堡里的蛊王再也不能安稳躲着,竟然跳下雷震云的身子,力大的金蚕扑到个射击孔前用力拉下雷震云的堵塞物,跟着细长的蜈蚣就钻到了外面。

  雷震云吃惊的喊了一声,但这一声却根本就什么用都没有,就赶忙扑到那个射击空前,从里边向外张望着。

  有了两条蛊王的带领,蛊臣们的信心顿时大增,别看它们的数量严重不足,却异常勇猛的将对方蛊群打了个七零八落,那个大汉看得一皱眉,微哼一声也放出了自己的命蛊。

  一条二尺多长,只有筷子粗细的青蛇从大汉的鼻孔中爬出,游走到地面之后扑向金蚕和蜈蚣,这个大汉所炼的是青魇蛊,原本这是一条将近十米长,水桶粗的巨蟒,被他在百多年里用药物和训练炼成了这样,因为物种的优势,它的威力也不是昆虫类蛊虫能比的。

  蛇只有一条,围在它身旁充作护卫的却是四只火一般赤红的巨型毒蝎,它们所到之处,其他蛊虫立刻纷纷向两旁退避,而正带领蛊臣和对手撕杀的金蚕和蜈蚣,竟然立刻就紧紧靠在了一起。

  不是人家的对手,只凭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就算两个凑到一起也够呛打得过人家,蜈蚣和金蚕都知道这回它俩是真遇到大麻烦了。

  青魇蛊极其极其难练,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那条青蛇的寿命,它不像昆虫那样易于调理,所以通常都活不过50年以上。

  修炼青魇的蛊师自古至今就没有几个是成功的,这个大汉却是个异数,为了给此蛇续命,他不惜用采生的方式残忍的用童子给青蛇续命,然而人与蛇不相同之处太大,通常十名童子里才会有一人能成功给青蛇续命,因此,这个大汉身上背负了近百条的小儿血债,而养蛊之人最忌的就是无端杀戮,不然就会遭到恶蛊反噬,所以这个大汉就花了大力气请到泰国的一个降头和尚,想让这个和尚替自己化解掉这些。

  菩萨就是被大汉请来的降头和尚,这个和尚虽然早已出家,但却从小就修习东南亚地区的降头之术,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僧,他并没有什么好心要给那个大汉化解身上的血债,他只是想学习蛊虫之术来为自己所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山民女人们实在是太漂亮了,在人种上要比泰国和东南亚地区的女人好看得多,所以才让他留连忘返。

  如今的战况他看得非常清楚,两条蛊王与青蛇有一战之力,真要斗到最后,鹿死谁手还真尚未可知,然而这却是自己不出手的情况下才有的事,只要自己出手,就是稳操胜算。

  就在两只蛊王准备要拼死一搏,和尚也正洋洋得意时,雷震云却举着个望远镜正通过观察孔向外边看着,他没看到地上的那条筷子粗的小蛇,也没看到金蚕和蜈蚣正打着哆嗦凑在一起,却看到了远处那个降头和尚呼吸间所发出的光芒。

  那是个什么玩意?雷震云看了好一会也没弄明白那是什么,但他心里却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他拽过三八式来瞄了瞄,应该能打得到,可是那个玩意要是枪打不死又该怎么办?

  稍一琢摸,雷震云就把墙角靠着的一架掷弹筒给操起来了,还是用这玩意吧,距离够,威力也强,一发过去就算是大象也给他放躺下了。

  降头和尚手打佛号带着笑容的看着大汉那边,只等着大汉向自己呼救了,就算他不向自己求救,打赢那两条蛊王之后也再没有余力保护自己了。

  到了那时,他的青魇和那两条蛊王就全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就在他把小算盘打得啪啪做响时,突然一个什么东西落到自己的身旁,降头和尚岁数大了眼神有点不济,就弯腰拾起想看看,可还没等他把这东西举到眼前,就又有个东西飞到了自己脚边,然后,他手里的这个就炸了。

  一声巨响还没落下就又来了一声,降头和尚一瞬间就被两颗手雷给炸成了碎渣,连他肩上那只狐狸都没跑了,前边正在准备拼命的大汉更是不明就里,但这两声爆炸却把他吓了个魂飞天外,立刻转身吹着哨的开始逃跑。

  靠山都被人家给弄成碎渣了,自己还有不跑之理?如果人家要对自己下手,自己恐怕就真连个渣都不剩了呀。

  等外边全都消停之后,雷震云才打着个鬼子手电从地堡里走了出来,金蚕和蜈蚣一看到他,立刻就如同见了主子的狗一样扑到他的身上,现在这两只虫子可真算是服了,在自己眼里比山还要巨大恐怖的敌手,在这个人眼里竟然连个屁都不算,这可比自己从前的主人要强大得多呀。

  雷震云没注意到两条虫子的变化,就算注意了他也看不出来,此时的他正举着手电站在降头和尚那堆碎肉边上,用个小棍儿在拨拉着,什么东西呀能发得出光来,看上去还一动一动的。

  应该是个人吧,因为地上的半个脑袋还是新鲜的,而在那滩碎肉骨血间,雷震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将其拨到一边,用树叶将上面的血污擦净后捡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个黑釉釉的小爪子,爪分五指,但上面却有着有如短刀一般的五个爪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