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47章 没有游戏的世界(十)

  “这些是什么人?”蹲在树丛里观察片刻后,大胡子压低了声音问了觉哥一声。

  “这还不明显么?”封不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应道,“军人呗。”

  “我自然看得出这是军队的营地,我是想问这帮家伙为谁卖命”大胡子接道。

  “反正不是为了辟塔。”封不觉道,“要说立场的话这支部队本身就代表了一股势力。”

  “你怎么知道?”大胡子又问。

  “这事儿一目了然。”这一刻,艾萨克接过话头道,“你看见他们的军徽和军旗了么?”

  “啊”大胡子道,“看到了啊。”接完这句,他又若有所思地念道,“总觉得很眼熟啊,好像在哪儿看到过。”

  “你玩过魂斗罗吧?”艾萨克当即又提醒道。

  “哦!”大胡子一听,恍然大悟,不禁提高了声音。

  他这一嗓子刚提起来,就吓得旁边的闪电头一惊,后者抬起手来一巴掌就捂住了这大叔的嘴。

  “找死呢!”下一秒,闪电头压低了嗓门儿,冲着大胡子厉声道,“咱们现在连武器都没有,万一暴露的行踪就成活靶子了!”

  “嗯”大胡子点点头,并从对方的指缝里挤出一句,“不好意思我也是一不留神。”

  两秒后,闪电头撒开了手,顺手又在大胡子的衣服上抹了抹手掌上沾到的口水。

  “封先生,这情况你怎么看?”接着,闪电头也看向觉哥询问道。

  封不觉没有直接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你们都玩过魂斗罗是吧?”

  “那当然。”艾萨克道,“反抗军里几乎所有人都玩过这个游戏。”

  “嗯。”觉哥点点头,又道,“知道游戏的剧情吗?”

  “呃”

  这个问题,让艾萨克、大胡子和闪电头三人全都懵了。

  的确,魂斗罗谁都玩过,但知道剧情的人可能一百个人里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来。

  “要说剧情的话”结果,还是大胡子在思索一番后,道,“大概就是施瓦辛格和史泰龙组队突突掉了一整个儿团的兵力,最后还捎带着剿灭了一个异形的母巢?”

  “你倒是挺会总结的嘛。”封不觉笑了笑,“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把fc上两代魂斗罗的剧情很完美地概括出来了啊。”

  “嘿过奖。”大胡子也笑了,单纯的大叔完全没听出觉哥这话里的吐槽之意。

  “那么,我再来说一下没有经过概括的版本好了”下一秒,封不觉就正了正神色,讲解道,“首先,魂斗罗的故事背景还真就是根据异形改编的两名主角的原型也的确就是州长和史泰龙。”

  “哦”艾萨克和闪电头此时的反应,就好似在说大胡子居然真扯对了?

  “作为横版射击游戏的里程碑和教科,魂斗罗可谓开天辟地之作,对后来的所有同类型游戏都有着深远的影响。”觉哥的fc小课堂仍在继续着,“只是,大部分人都把这款游戏的剧情给忽略了。”

  注:下文中封不觉所讲解的剧情,为kona迷给出的日版剧情。至于魂斗罗的美版和欧版由于二者都对剧情、人物、设定等做出了不同程度的修改,此处就不具体去讲了。

  不过,关于“改编”这件事本身,我觉得还是可以吐槽一下的

  基本上呢,欧美发行商对于日本游戏或动漫原作的改编,都是出于两个原因:其一是和谐问题,其二是商业目的。

  不得不说,多年来的许多“改编”作品,真心是让我们领教了无数欧美发行商low穿地心、蠢破苍穹、渣无止境的硬实力。

  在这些自作聪明的脑残的不懈努力下,不仅有很多经典系列的标题变得非常混乱,更令人蛋疼的是许多作品的核心意向遭到扭曲甚至颠覆。

  举一个比较著名的例子在大名鼎鼎的龙珠的美版动画中,悟空在变身超级赛亚人后对弗利萨说的台词被翻译成了“我是宇宙的希望、无辜之人的守护者、我是真理、光明的盟友”没错,你没看错,他们就是这么改的把赛亚人改得比美漫的超级英雄还高大上。

  再说一个经典惨案由福克斯推出的数码宝贝大电影;当年,他们强行地将三部剧情和设定毫无关联、甚至画风都不一样的数码宝贝剧场版剪辑组合,强行用字幕加上莫须有的关联,强行将一段长达四分钟的、由安吉拉安娜康达的角色演绎的短片插在电影的片头,再强行配上一首不知找哪个写广告歌的智障写的主题曲,最终成功整出了一坨充满铜臭味和坑爹感的圣屎。

  要说这些糟蹋版权的发行商在这些年为世界做出了什么贡献,可能就是他们变向地促进了“监修”这一职业的发展。

  觉哥顿了顿,再道:“当然了,说‘剧情’,似乎也有点不确切,因为这游戏的主要内容的确就是突突突

  “咱们就用‘背景故事’这个词吧

  “大体上呢在魂斗罗那个世界的2631年9月12日,有一颗陨石坠落在了新西兰附近的加尔加群岛上,两年后,即2633年的12月,联邦军司令部得到了一份情报;情报显示有一个叫做“红隼”的武装集团已经控制住了加尔加群岛地区,并在那里建了很多基地,企图利用异形发动侵略战争。

  “于是,特别防卫军‘contra’就派出了两名成员去破坏红隼的计划。

  “至于这次机密行动的结果嘛咱们也都知道了;就像大胡子说的两条壮汉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突突光了方圆几百公里内所有活着的敌人和异形,然后又乘上直升机去了。”

  话至此处,封不觉抬手指了指几十米外的那个营地,再道:“此刻,咱们眼前的这支部队从他们那红色老鹰状的军旗和军徽、以及那些士兵的造型来看,绝对就是红隼无误。”

  “诶?你等等。”大胡子听到这儿,又疑道,“这里不是辟塔那‘意识存在’所处的维度吗?怎么又成了魂斗罗的世界了?”

  “你想错了,这里并不是魂斗罗的世界”封不觉接道,“只不过,有关魂斗罗世界的数据碎片在这里实现了具象化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艾萨克不解道,“辟塔不是坚决否定电子游戏的存在吗?那它的意识维度里怎么会有这些?”

  “很简单因为这条时间线上的辟塔,同时也具备着另一条时间线上辟塔的全部记忆数据。”封不觉道,“这些数据就像是知跃者们的记忆,是跨越了两条时间线的关联信息这是辟塔无法摆脱、也极难处理的东西;因此,这部分数据的所在之处,亦是辟塔那防火墙的‘漏洞’所在之处。”

  觉哥说着,环视了一下身边的三人:“而我们作为某个更高的意志用于修正时空悖论的关键性棋子,自然也就被直接送到了这部分的数据层中。”

  “嗯”闪电头听罢,当即接道,“抱歉,我基本没听懂封先生,你还是告诉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吧。”

  “呵”封不觉笑道,“行”他转头朝另一边看去,“看见三点钟方向的那个帐篷了吗?我要是没猜错的话,那就是这个营地里堆放备用装备的地方咱们一会儿就摸进去,弄一身装备,然后把这儿的红隼军全部突突掉。”

  “嘿嘿,这战术我喜欢。”大胡子一听可以突突别人,顿时就来劲儿了。

  艾萨克和闪电头显然也没什么意见,事到如今,他们肯定是得跟着救世主行动的。

  于是,四人在封不觉的带领下悄悄地、谨慎地靠近了那个帐篷。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距离帐篷仅十米远的林间;到了这个位置,确实是无法再靠近了要不然必定会被守卫给看见的。

  “好,这个位置可以,你们等在这儿。”封不觉轻声交代完了这句,转身就要走。

  “喂!你去哪儿啊?”大胡子用着急的口吻悄声问道。

  “我绕去营地另一侧,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旦守卫离开,你们就可以从现在的位置冲进帐篷拿装备了。”封不觉道。

  “那你怎么办?”艾萨克问道。

  “放心吧。”觉哥摆了摆手,“我有的是办法。”

  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所以另外三人也没拦他。

  就这样,封不觉独自离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艾萨克他们屏息凝神地待在原地,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好在两分钟后,这僵局便被打破了。

  只听得“嘭”的一声,营地另一端赫然升腾起了一阵浓烟。

  紧接着,营地里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了“敌袭!敌袭!请求支援!”的喊声。

  一时间,红隼的士兵们全都朝着爆炸声响起的方向跑了过去,军备帐篷前的守卫真的被引开了。

  艾萨克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三人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色后,便箭步冲出了树林,突进了帐篷中

  与此同时,封不觉这一侧

  “哈!跟我斗?”觉哥这会儿玩儿得可high了。

  他一边在林间跑跑跳跳、左突右闪,一边拿着把水枪对着迫近的追兵们逼u逼u逼u

  刚才,封不觉一个人摸到了营地这边的树林中,随后就从无尽榴弹匣里取出了两发手雷;一发,被他做成了绊雷,藏在自己与敌军之间的路线上;另一发,他直接就扔进了红隼营地的指挥部

  这里得说明一下,这个指挥部的帐篷,是整个营地中守备最森严的地方;正常来说,是不可能让人无声无息地接近到可以投掷手雷的距离的。

  只是封不觉依靠着远超正常人类的臂力以及精准的计算能力,愣是从八十几米外把手雷扔到了帐篷的正上方,这就让对方防不胜防了。

  这个营地的指挥官,也真心是倒了血霉好端端地坐在指挥部的帐篷里,突然间就被穿透帐篷顶部的弹片给扎成了筛子。

  指挥部一炸,营地内就乱成了一锅粥;封不觉趁热打铁,又拿出欺诈怀表,利用其扩音和变声效果、再配合他个人的一点点口技,在营地里带起了一阵阵“敌袭”和“请求支援”的喊叫声。

  这样一来,整个营地的士兵都被他吸引过去了人家还以为遭到大部队突袭了呢,谁曾想其实敌人就封不觉一个。

  第一队被引进树林的红隼士兵毫不意外地踩到了绊雷,轰隆一声就给炸躺了五六个。

  紧随其后的部队看到这一幕后,自是压力倍增毕竟他们又不知道其实只有一个雷罢了,还以为树林里藏了很多陷阱呢;有了这重顾虑,行进速度自然就慢了下来。

  这么一缓,封不觉的迂余地可就大了,他拿出了水枪和弹弓、仗着自己的感官和运动能力都完爆敌军,在树林里各种游斗,在自己毫发无伤的前提下很有效率地开始收人头。

  “别追了!对方只有一个人!这是调虎离山!”六七分钟后,红隼的队伍中终于有一位中层指挥官智商上线,喊了这么一声。

  在他的指挥下,追进树林的士兵们也都纷纷调头,开始往营地撤。

  “哼”封不觉见状,哼了一声,念道,“过了七分钟才意识到晚了吧。”

  正念叨着呢,但闻

  突突突突突突突

  好几拨重武器连射的声音从营地中传来,同时还伴随着一些零星的轻型武器射击声。

  “看起来那边也打上了呢。”封不觉一听就知道,这是艾萨克他们武装完毕后与红隼部队发生交火的动静。

  “呼”觉哥呼了口气,转过身来,“那么我也差不多该调头杀去了吧。”